弋风

论文狗→工作狗转型中。
STK型点赞狂魔。基本不推荐。爪机偶尔手滑TAT
不抽风不说话抽风说胡话。有事随便戳。
正经想说的都在文里。
爱好太杂,为了不扰民主博客主要放一些突然冒出来的灵感碎片【碎语】。其他有一定设定体系的请抬头看顶上的子博客。【其实是这货当时没学会按标签分类……

“异世录”:写的原创文。
“德斯波特”:每日三题练手,结果变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系列。随手挖坑,随手撒土。

“同人堆积”:写的同人。目前有一点古剑奇谭一二的文和图。全职的图等有空(画得太挫……)

“企划堆积”:参加的企划的图文。目前主要是参加的历届Pixiv Fantasia的人设、彩图、短漫和音乐。

碎语·【游戏】

哦我对你们那些义务责任荣誉之类的统统不感冒。

我只知道,你们这有最有趣的玩具。

啊抱歉,说玩具有点不恰当。

你们这,有我渴望挑战的谜题,我相信它一定能让我获得足够的乐趣。


——可是,亲爱的先生,您可要想好了,这将要付出的代价是“一生”。


一生?那又如何。如果我不能去解开它的话,这样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哈,能将自己的爱好和事业结合在一起,您真是个幸运的家伙。愿您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


永远不。


(欢迎来到,这个以世界为棋盘的“游戏”)

碎语·【标记】

“你想把它留下来作为纪念?”

“嗯,毕竟它跟随我也有好一段时间。”

“我可先警告你,人哪,在意的东西越多,弱点也就会越多。所以有些东西还是及时丢开的好,否则跟着越久,就越不容易放下了。”

“怎么说?”

“比如你手中这个子弹。它不过是量产子弹中的一发而已,但是要带着它到处走的话,过安检有时就会发生问题。这时候你要如何向别人解释呢?”

“工艺品。”

“哈哈哈太天真了,我们这一行的家伙任谁一眼都能看出真伪来。”

“那幸运符。”

“这样说倒是委婉一些,但如此你的身份就容易引起质疑了。能够得到子弹的人,离枪支也不会太远。而能以子弹作为幸运符的人,想必……”

“真啰嗦!你想让我丢掉它就直...

下午得到的消息让我只能用梨花体来表达心情了……


人生,

总是

充满

意外的

惊吓。


比如,

死线

提前了

两天。


而因为

反馈

递交时间点

微妙,


实际上

提前了

天。


然后,大半夜的情绪手感极佳地开始画图(简直是作死)。

和,另一个熬夜的伙伴一起,嫌弃起了自己的研究对象……

啊……如果人生简单如一场你死我活的比赛就好了。

绚烂地开场,圆满地终结。

但更多时候我们都被庸常所淹没。

然而那才是人生真正的样子。


小说之所以成为小说,就是因为它在现实中的不易得。

以小说来要求现实的人,

注定只能生活在自...

Burial At Sea
Burial At Sea
Mono
Hymn to the Immortal Wind

因为the evpatoria report的taijin kyofusho而接触了后摇,结果最喜欢的还是MONO

它居然能让我写论文的时候从未有过的心平气和。就像是我在一场长途拉锯战中消耗了太久,已经无所谓未来也无所谓希冀,我只是想做完它,我要的只是一个结局。只要到达终点,无论是沉入纯黑的海底或是浮出水面我都已得到平静。

(据说会致郁平日慎)


Burial at sea

从水面下沉,四周却意外地越来越喧嚣,光变得晦涩朦胧,水的鼓动与远处朦胧的鱼群像是梦魇。

那种从来只会压抑在心底的细腻而沉重的情绪会在这时候将人吞噬,而人却沉溺其中无法也不愿逃离。

一切的情绪记忆汹涌而来,心因为太过喧嚣不再倾听任何,反而找到了最深处的宁静。

碎语·【舞】

跟我起舞吧。

她说。

无法言说的苦恼,无可宣泄的愤懑,全部都跳起来吧。

旋转、踢踏、跳跃、翻腾,将那一切都抛却,今晚我们跳舞,今晚我们歌唱。

乐音的海洋,红色与金色的漩涡。

发出你的声音,将一切放飞。

然后,你会发现,有些东西其实没那么沉重。

一切的不开心都会过去。

明天的太阳总会按时升起。

而人生还有很长。


碎语·【伪善者与野兽】

有一种人,不要逼迫他。

平日里他规矩平和,然而一旦被逼入绝路,却能够毫无障碍地打破一切。

那种破坏甚至不是为了他自己。

那不是反击,那是对另一种规则的迅速适应。

平日里的遵守是对“人”的敬意。

他其实从不曾畏惧过。

另一种规则,是顺应体内野兽的咆哮。

只要不曾忘却,每个人其实自然而然都懂得。


什么叫虚张声势?

就是,叫得越响的兽类,往往内心越怯懦,或者实力越渺小。

狮子在捕猎前总是不声不响的。

当然,群聚也是动物性的表现。

然而与那群需要同伙才能大胆释放兽性的懦夫相比,他一个人的战争就显得尤为超脱而惊悚。

不是为了自我的情绪,不是为了所谓的“兽性”,也不是为了既往...

碎语·【高塔】

每到那一日,具体来说是那天夜晚。她都会端着狙击枪默默地呆在高塔上。

看着人们各种各样的丑态,她觉得太过喧嚣的,就会让它归于寂静;太过惊世骇俗的,会录下来。

她将这称之为“观察人类”。

她不甘于沉寂。

然而她也知道自己什么都改变不了,因为她还不够强。

这是每个人都可以尽情宣泄的夜晚。

她只能用自己手中有限的暴力,在规则内划出自己的底线。


“神狩的高塔”。

人们这样称呼她的据点,每年也有相当多的挑战者,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人生还。


——我没有什么大的道义,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理想。只是在我触手可及的范围里,让它更符合我的意愿而已。

——你想要英雄的话,去找别人吧。我...

一个时间,一个事件,一个规则,不同人的不同态度与演绎。

经典的叙述视角与叙事节奏。可以展现广阔的社会背景及复杂人性。

然后呢?

运用这个节奏可以让观众主动带入,但这同时也是一种偷懒和平庸。如果没有什么新的惊喜的话,就只是一部让人看过就忘的作品而已。

不要让猜测框架与对比微调成为我可悲的乐趣。

剧情也好,结局也好。

来吧,surprise me !


念个旧

把大四画的图翻了出来。

嘤,线条比现在好多了。

那时候大家要不忙着考研要不忙着找工作上课除了保上研的基本没人来期末都是求放过老师也管得松,于是我就成了一个天天去听课其实却在抱着本子画图写文的奇葩……还是准备了彩铅和个小小的洗笔筒颜料碟,正经八百地画着淡墨的奇葩。等颜料干的时候正好拿来狂写笔记两不误啊。

不我真的在听课,一边听课一边记笔记一边画图还可以一边回答问题……一心多用的极致。我除了在高中历史课做数学题物理课改语文作业英语课继续画图之外就再没这么厉害过_(:з」∠)_

把我原来时间冲突没听上的别系的课或者喜欢的老师开的别的课都听了一遍,那段时间无论是听课效率看书速度还是画图的质量都...

碎语·【预言】

我有九十九个梦境。

然而与你有缘的或许只有几个。

那些都是不过是残缺的画面或者言语,我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会实现。

也许告诉的你的第一个,就会是九十九个因果的终结。


***


什么叫启示?

我也不知道。只是有时候会有朦胧的预感而已。你让我说清楚那具体指向着什么是不可能的。因为那并不是确信。而我唯一所能做的,就是凭借常年的经验,做出最贴近或者规避的判断而已。

很多事情,我只知道我必须抛下一切去做。

然而纵使如此,结果仍未可知。


"你眼中所见之物究竟是什么"

我似乎在每部作品中都在审问着主角,以及追问自身。
一直都在告诫自己不要狭隘,然而人总是有自己的藩篱却不自知,如何打破,是一个难题。

理论上说,多为对方着想是个很好的沟通办法。然而就算这样,也大多时候也不过是一厢情愿而已。

历事越多,隔膜越深,网络也许给予了一种排除其他琐碎的沟通方式,但是没有了琐碎,那真实也变得虚妄起来。

然而又不想去追究,因为疲惫,也因为终究不过是虚无。


所以说人最大的命题之一,

是孤独。


看理论发的蛇精病感慨

叙述层次

看着《当说者被说的时候》,突然觉得玩叙述层次也是个很有趣的手法。可以写出很多奇妙的误会和情感,有空试试。

果然无论是跨层、反向跨层还是回旋分层都好有意思。

不过如果用这个手法来写同人或者流行文学的话……可能会被喊脑力不够用??

一切故事终结的那瞬间,才发现提笔写它的正是自己,而自己也因此分不清到底是故事还是现实了。

猛然梦醒的时候总是超惊悚的。

因为自己曾以为自己在其中,虽然结局的抽离也算是一种逃离,但是又是一种更巨大的未知的开始。


叙述时间

一切故事都讲述于它结束之后。

反思我写文有时为了加强文本的前后联系和厚重的历史感喜欢加一段议论如“当时不知道……早已...

【残章】·我此生唯一之王

Longnight


***


——杀了我,小杀手。完成我的夙愿,完成你的誓言。

——不,我……如果我知道……如果我早知道……


***


我是您忠诚的仆人。

只要是您的愿望我都会达成。

无论那是什么。

但是,为什么您对我唯一的愿望却是这个呢?

我知我陷入了誓约的困局,但是这并不是值得您忧心的事情。就算我被困扰致死,您也不应因此而停下前进的脚步。

这是王者的慈悲。

否则,您对我的怜悯会成为我一辈子的罪责。

永远无法忘怀。

王啊。

我此生唯一之王……


***


不祥之人?呵,也沒...

碎语·【神使】

为了图而写的绕得我自己也要死的小片段,现在看来可中二……过两日把图片一起扫上来w

***


“马哈苏德王啊,您的愿望是什么?”

“……真实。不为任何语言、任何表象所蒙蔽的‘世界的真实’。”

美丽的黑发女人闻言怔了怔,继而摇摇头。黑色发丝如同有生命般摩挲着她的肩头,头上的金饰微微碰撞,她湖绿色的眼眸映出了少年失望的面容。

“只有这个我无法给予您,我的王啊,马哈苏德王。”她那百年来不曾有过任何变化的玫瑰般的双唇吐出了从未说过的话语,百年来以那只权杖作为标志的誓约,只有这个她无法完成。

她只是神使,然而就算她是神祇本身,这个回答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是因为……我没有资格吗?”少年低下...

碎语·【路童】

”为什么要带着她?“我看着奥斯格手中牵着的瘦弱女孩,她的四肢细瘦得像随时可能折断的烧火棍,除了也许逃跑时能够跑得很快,我看不出其他有用的地方。

”带路。“

经验丰富的领队扶了扶他的单眼罩随意地回答。

”探路?“

”不。就是带路。他们是‘路童’。

”你也知道童话里面有很多‘绝对不能离开唯一的路’的森林。我们即将要进入的,正是这样一个地方。

“离开路,是因为会看见诱惑。然而他们还小。不懂得更深的,让你会愿意用命去交换的诱惑是什么。所以,只要满足他们小小的愿望。他们的眼中就只有那条路而已。

“除非。我手上这位不巧怀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愿望。”

---------------------...

最近被论文逼得点开了奇怪的技能点……而且手感越来越好了怎么办啊_(:з」∠)_

锦鲤锦鲤我求的是论文不是同人文也不是图力啊QAQ

2014.9.4

日我又开新文新图了论文呢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


碎语·【烽火】

每天的任务就是守护柴堆。防止潮湿和虫蛀。保持火油。直到有一天我看到点燃它的命令。

这种感觉很奇妙。

因为之前尽心尽力守护的东西,是为了有一日在你眼中消失得一干二净。

然而我和我的父辈们等了上百年,也没有等到一个这样的命令。

是因为一切和平吗?

还是,古老的盟约已经被遗忘。

或者背弃?

但是,你们说我迂腐也好顽固也好。既然我从我父亲手中接过了这把剑,我就得守护我的职责直到最后。

就算。

就算我的儿子都已离我而去。后继无人。

——致罗翰与刚铎

Mein lieber Dr.Tenma
Sehen Sie mich! 
Sehen Sie mich! 
DasMonstrum in meinem
Selbst ist so groß 
geworden! 
天马医师。 
看看我! 
看看我! 
我身体里的怪物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Hilfe! 
Das Monstrum in mir wird explodieren! 
救救我! 
我身体里的怪物已经快爆炸了!

------------------------------------...

残章·【旅行者】

从另个更加杂乱的Lofter里搬过来的小短文。随意的未来架空设定。以后有感觉再写。

----------------------------------------------------------------------------------------


“哟!”

伴随着这声潇洒至极的吆喝声出现的,是一个纤长矫健的身影。与黑色的宇航服的紧致相对,黑色的长发肆意地在风中飞扬。

“好久不见,特莱因。”

海利笑得还是那样灿烂。

“确实是好久不见了。”我点点头。距离她第一次从天而降已经过去了五十年。她还是那副青春靓丽的样子,而我,已经从一个学徒变成了一个即将退休的首席...

空间归类说明

整理好啦。一旦开始整理就总想分类清楚是个什么病……_(:з」∠)_

今后主博客主要就是放一些突然冒出来的“碎语”和灵感了,原来在其他博客开的随性小短文也可能会搬过来。其他有一定系统的请抬头看顶上的子博客:

“异世录”写的原创会归入“异世录”。现在主要是在写“人偶师系列”、“龙之大陆”和只在本子上写了一本却一直没打字的“猎魔传说”(最近手痒画了一些他们的人设)。对了,可能还有“XIII院”的文。这个主要是自娱自乐的地方别管它啦。

“同人堆积”写的同人会归入“同人堆积”。目前有一点古剑奇谭二的文和几张图。全职的图等有空(画得太挫……)

“企划堆积”参加的企划的图文会归入“企划堆积”。...

光影【古剑奇谭二】·手(上)

+昨天被导师的嘴炮完虐一身是血哭着回来

+于是打算发奋念书这是最后的摸鱼

+其实这篇才是主标题‘光影’所想表达的东西,但现在很可能写不完

+瞳中心

+没CP

+私设一百多年前谢衣还没破界的时候瞳的左手到了极限需要更换偃甲

+一百年前的瞳大大也有不冷静的时候;沧溟的性格在揣摩中

——————————————————————————————————————

这天瞳下蛊的时候,失手杀了个人。

剂量没把握好,而这个药人又是新来的,一时没熬住就死去了。

瞳扫兴地打发侍从收拾干净,自己踱到窗边看着微微发抖的左手。

这只手,也差不多不能用了吧。

迹象早已出现,但瞳却一直在拖延。一方面...

+其实在写没CP的文之前,曾经试着写过这篇…………想写瞳沈最后好像还是……没写出感觉的小短篇OTZ

+贴给朋友看的时候他们吐槽这已经不是文而是晦涩的角色分析了不好看=“=我的文在没剧情的路上狂奔不回头啊_(:з」∠)_

+但是个人非常喜欢最后一句,所以还是……贴上来了。

+打了TAG,觉得不合适请轻拍

+架空设定,艾斯=eyes;奈特=night 烂英语你们一定懂得的懂得的

-----------------------------------------------------------------------------

他们怎么就不懂呢。

总是觉得像他艾斯这样一个冷彻明白...

光影【古剑奇谭二】酒(下)

+原剧向

+没CP

+谢衣视角

+叛逃下界独居静水湖的1.0谢衣

+其实整个《酒》上中下就是为了写最后一幕啦

+上课打野写完后……完全没有把<中>挤出来的欲望了 OTZ

+其实只写了最想写的结尾,现在前面还需要一些铺垫我也……不想写了【躺

+努力试试吧

-----------------------------------------------------------------------------

在他的多次陈情、耍赖撒娇(对不起我还没想好怎么用这个来形容大谢衣)死缠烂打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的努力之下,沈夜终于松口了。

”本座不可能放手一搏。因为本座没有...

光影【古剑奇谭二】酒(中)

+原著向

+谢衣视角

+【重要】这文没CP

+成年礼谢衣和护短沈夜

+把酒言欢

+抱歉卡文了

+把最想写的下篇写出来后,已经完全没有写中的动力了啊,以后不能再纵容自己了。先空着。写好再打TAG

+玛德我居然逼着自己挤出来了(虽然还是很短小

---------------------------------------------------------------------------

当谢衣松松托着酒盏,踏着微醺的步伐,在莲池边找到他的师尊时,沈夜正在沉思。

听见他的脚步抬起头来的师尊似乎想在这应该庆贺的日子里多少表现出点温和,然而眉间的皱纹尚未平复又已皱得更紧了。...

光影[古劍奇譚二] 酒(上)

+正劇我卡住了TUT反正不是CP文就當有靈感再來說啦

+這一篇是謝衣中心了。因為突然被現實中和昨晚的夢刺激而想到的一個梗,悵然

+謝衣熊孩子隨大流設定,上篇就是小孩子

+對於成年后的謝衣我有點自己的議論,中篇或下篇再說。會有點微妙。

+禱祝祠不懂亂編的

+目前只有上,但是結局已經想好了。

-------------------------------------------------------------------------------

“以此清酌,濯汝靈台。”

“承此天露,裨除兇咎——”

謝衣閉著眼睛站在承天池中。隨著他師尊的吟詠,有清香的液體從他頭頂傾瀉而下,流淌...

光影 [古剑奇谭二·瞳中心]-(3) 少年意气(下)

+偏瞳视角————等等好像这半章偏沧溟了?

+上半章说卡的地方…………因为期末就……一直没突破。但是假期看了不少文我觉得我得重新去刷几遍原著才行了,否则容易踩着别人的脑洞和思路走_(:з」∠)_但是这个小短篇的结局是早就想好了的所以先挤出来找找手感?

+初七七七七七七七超级帅啊啊啊啊啊啊!!!!【霜刃初开综合征还没过】

+谢谢居然有人喜欢这暗搓搓的文QUQ

+私设觉得,四人组中似乎只有沈夜是真正的少年心气啊……虽然在雨夜之后也断绝了。

……………………………………………………正文分割线……………………………………………………

那天夜里,主神殿一层的神农像突然活了过来。祭司们愕然地看...

光影 [古剑奇谭二·瞳中心]-(3) 少年意气(上)



+正剧向。

+偏瞳视角。

+这两天看帖子有人讨论流月城一众三观不正的问题。从正常的价值判断来说确实如此,但为什么我一开始就偏心于他们了呢……难道是中二病其实还没彻底好?而且关于谢衣,我已经越来越矛盾了。算了吐槽留在之后。

+本来是想写瞳换上偃甲手(私设瞳小时候换了双腿,最近才换的左手),但是卡在另一条引线的布置上了,于是先写一点点他们小时候的故事。大概背景是瞳和沈夜某天因为一些事情和一些情绪(就是上面指的事情了但是还没写完)喝了一夜酒,第二天沧溟和华月来捞人,本来是在训他们老大不小了居然还如此不稳重,然而也无法真正置气,毕竟他们少年时也不是不曾疯狂过。

+沈夜小时候我觉得比瞳和沧...

光影 [古剑奇谭二·瞳中心]-(2) 凝音人偶

+正剧向。

+偏瞳视角。

+沈夜沧溟BG注意。

+其实我一直无法定位沧溟到底是什么性格……先纠结着吧。

+每次开头的吐槽都放一点我想到的疑点吧,免得以后想不起来忘了脑补【不】。正文在分割线后面。其实这都成为伪科学的推理分析了_(:з」∠)_有偏颇请指教。

+沈夜既然认为瞳是“三生有幸”的朋友的话,那为什么不告诉瞳矩木即将枯死的事实?【原文:虽然按理知道这一点的,只有沧溟与你(华月)我二人……】是觉得瞳自己能够猜到吗?是觉得知己知彼如你我有些事情根本不用说出口?还是其实他们之间的关系根本就没有那么亲密?但若如果没那么亲密的话哪来的“三生有幸”?难道是因为无论怎样瞳都能猜透他的心意【沈...

光影 [古剑奇谭二·瞳中心]-(1)

+许久没更新东西了。这个博客貌似还没放个过什么正经八百的同人呢……为了停不下的脑洞豁出去了

+打完古剑二本来一路苏沈夜苏得鼻血横流但是打完后最先开始琢磨的却是瞳这个人?

+各种的推测和脑补注意,而且主观性也许还很强注意。

+因为瞳有很多表面上看来不合理的举动,无论是百年前放谢衣下界的时候的“未来”的言论与和主角四人对打时毫无感情近乎绝望的言论之间的冲突;还是沈夜和瞳之间的朋友关系几乎就没体现出来过;【不知道是为了调整剧情节奏被删掉了还是审通不过所以删掉了,估计删掉得还不少,所以显得流月城一众“都有病”无逻辑】

+各种蛛丝马迹我沿途都有留意,结果越留意就越心疼流月城众人啊。他们的设定应该...

在补《K》。

周防尊是我的王啊啊啊在PFV的莱依涅斯陛下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如此……能让人以性命相许的王者了。虽然最后BE了但是一点都遗憾不起来呢,只能说果然是王会做出的选择TwT。

不知不觉脑补了一些对话,不指向谁,只是在K的世界框架里,想着“何为王”这一话题。


“渴望死得惊天动地吗?”

“是啊,我的事情,尤其是生死这种大事,要让全世界知道才好呢!”

“……地球不会因为你一个人而停止运转。”

“闭嘴啊我知道的畅想一下嘛烦死了!”

“……掌控了一切之后……不会觉得无聊吗?”

“……诶?不会啊,这可是梦寐以求的事情呢!”

仰头看着天空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想想它曾经的坠落与后果,突然感到无比的烦躁。

力量与承担...

我关注的人

© 弋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