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风

论文狗→工作狗转型中。
STK型点赞狂魔。基本不推荐。爪机偶尔手滑TAT
不抽风不说话抽风说胡话。有事随便戳。
正经想说的都在文里。
爱好太杂,为了不扰民主博客主要放一些突然冒出来的灵感碎片【碎语】。其他有一定设定体系的请抬头看顶上的子博客。【其实是这货当时没学会按标签分类……

“异世录”:写的原创文。
“德斯波特”:每日三题练手,结果变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系列。随手挖坑,随手撒土。

“同人堆积”:写的同人。目前有一点古剑奇谭一二的文和图。全职的图等有空(画得太挫……)

“企划堆积”:参加的企划的图文。目前主要是参加的历届Pixiv Fantasia的人设、彩图、短漫和音乐。

光影[古劍奇譚二] 酒(上)

+正劇我卡住了TUT反正不是CP文就當有靈感再來說啦

+這一篇是謝衣中心了。因為突然被現實中和昨晚的夢刺激而想到的一個梗,悵然

+謝衣熊孩子隨大流設定,上篇就是小孩子

+對於成年后的謝衣我有點自己的議論,中篇或下篇再說。會有點微妙。

+禱祝祠不懂亂編的

+目前只有上,但是結局已經想好了。

-------------------------------------------------------------------------------

“以此清酌,濯汝靈台。”

“承此天露,裨除兇咎——”

謝衣閉著眼睛站在承天池中。隨著他師尊的吟詠,有清香的液體從他頭頂傾瀉而下,流淌過臉頰和脖頸,帶給皮膚一種不同於水的微微刺激的清涼。

他好奇地嗅了嗅,再悄悄伸出舌頭舔舔嘴唇,一股辛辣在嘴裡蔓延開來。

是酒。

頭頂上沈夜的聲音還在無知無覺地繼續:

“祓禊祈祝——”

“師尊你拿錯啦!”他忍不住蹦起來叫道。

正在專注紱禍的沈夜被謝衣這突兀的叫聲震得眉尖一抖,然而還沒來得及訓斥什麽,他那活潑過頭的弟子已經捂著眼睛蹲了下去:“好、好痛我的眼睛!”

沈夜無言地看著蹲坐在淺淺池水中差點開始打滾的弟子。

以成人儀式的后才能用的酒替代水來進行紱禍儀式他確實存了一點私心。籍由酒這更易通靈的媒介,他希望這個聰穎的弟子能夠真的無病無痛健康成長。然後……也罷,以後……再議。

至於這意外刺激了眼睛的辣意么。

自作孽,不可活。

歎息一聲,沈夜自侍從手中接過了一皿清水:“謝衣,站起來。”

“師、師尊我的眼睛!!”謝衣的聲音帶上了哭腔。

“無礙,站好。”

“嗚嗚嗚……”

“謝衣!”


TBC

热度(2)

© 弋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