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风

光影【古剑奇谭二】酒(中)

+原著向

+谢衣视角

+【重要】这文没CP

+成年礼谢衣和护短沈夜

+把酒言欢

+抱歉卡文了

+把最想写的下篇写出来后,已经完全没有写中的动力了啊,以后不能再纵容自己了。先空着。写好再打TAG

+玛德我居然逼着自己挤出来了(虽然还是很短小

---------------------------------------------------------------------------

当谢衣松松托着酒盏,踏着微醺的步伐,在莲池边找到他的师尊时,沈夜正在沉思。

听见他的脚步抬起头来的师尊似乎想在这应该庆贺的日子里多少表现出点温和,然而眉间的皱纹尚未平复又已皱得更紧了。

“谢衣!”

沈夜声音中冷冷的怒气几乎要溢出来。

然而酒后毕竟迟钝些,他闻言停住了脚步,晃了晃,却还没明白师尊生气的原因。于是绽开了一个更大的笑容:“弟子的成年礼……师尊……总得有所表示吧。”

他这个冷言冷面气场十足的师尊其实细致而宽厚,从不会因为各种微末的细节而责罚自己,谢衣自认为目前还没有踏出他师尊容许的界限。

不过是酒。

不过是喝到有些……醉了?

但他真的非常高兴。

他已成年。从此,便能为师尊分担更多,成为师尊助力,也更为地靠近了自己的理想。

沈夜看着这个盯住自己嘿嘿傻笑的徒弟,面色柔软了下来,一只手撑住额头无奈地叹息一声:“失态也就罢了。明日就是你继承破军职衔的大典(此词待议一时想不到),这果酒后劲十足,只怕……”

“弟子……定不负师尊所托!”谢衣闻言急忙施了个大礼,眼中满满的都是对沈夜的信赖和敬仰。在亲近的人面前脸皮极薄的沈夜受不住这样的目光,负手转身,却又是默许了弟子的放肆。

“那么师尊可否……”得寸进尺的徒弟凑得更近了些,想将手中的酒盏献给师尊。沈夜却微微侧身避开了:“喝酒误事。”

谢衣有些微的失望,但他知道这回却没有耍赖回转的余地,只是乖乖低下了头:“师尊放心,弟子……”

至于后来自己又说了些什么,第二天顶着宿醉痛得快裂开的头爬起来参加大典的谢衣已经记不太清了。

但是当他看到高高站在祭台之上背对晨曦的师尊的身影时,有一句话突然清晰无比地在他脑内炸响。

“我等你。

“谢衣,我等着看你,比我走得更远。”

这是他那流月城古往今来第一强横的大祭司的师尊对他的期许。

也是师尊给他的,沉重的成年之礼。

然而他甘之如饴。

不再将他挡在身后,而是指出了一条并肩而立的道路。

如此重任,如此嘱托,如此信赖。

也许我现在尚且无法达到。

但是师尊,我定不会让您失望。

在族民的欢呼声中,在众祭司的颂扬声中。

年轻的破军祭祀自信地扬起了嘴角。


TBC

热度(1)

© 弋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