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风

论文狗→工作狗转型中。
STK型点赞狂魔。基本不推荐。爪机偶尔手滑TAT
不抽风不说话抽风说胡话。有事随便戳。
正经想说的都在文里。
爱好太杂,为了不扰民主博客主要放一些突然冒出来的灵感碎片【碎语】。其他有一定设定体系的请抬头看顶上的子博客。【其实是这货当时没学会按标签分类……

“异世录”:写的原创文。
“德斯波特”:每日三题练手,结果变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系列。随手挖坑,随手撒土。

“同人堆积”:写的同人。目前有一点古剑奇谭一二的文和图。全职的图等有空(画得太挫……)

“企划堆积”:参加的企划的图文。目前主要是参加的历届Pixiv Fantasia的人设、彩图、短漫和音乐。

光影【古剑奇谭二】酒(下)

+原剧向

+没CP

+谢衣视角

+叛逃下界独居静水湖的1.0谢衣

+其实整个《酒》上中下就是为了写最后一幕啦

+上课打野写完后……完全没有把<中>挤出来的欲望了 OTZ

+其实只写了最想写的结尾,现在前面还需要一些铺垫我也……不想写了【躺

+努力试试吧

-----------------------------------------------------------------------------

在他的多次陈情、耍赖撒娇(对不起我还没想好怎么用这个来形容大谢衣)死缠烂打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的努力之下,沈夜终于松口了。

”本座不可能放手一搏。因为本座没有重来的资本,只能慎之又慎,亦步亦趋(这词好像不妥)。

”但是既然破界已成定局,那么以你所能,又能带来些什么呢。在本座所能把握的代价之内,倒是很想看上一看。“

”师尊!“

他欣喜地向师尊伸出手,然而伴随着一声脆响,沈夜的身影像琉璃一样碎成了千万片。谢衣猛然从案上抬起头来,陶土的酒壶被他刚才的动作拂落在地碎成了几瓣,同样被带倒的杯盏泼洒的残酒浸湿了铺开的图谱。

然而他无暇顾及。

倾尽一切神志,他想抓住那美好的余韵。

就好像那才是真实。

然而,他的呼唤被四周的昏暗所吞噬,连回响都没有激起丝毫。

他摸摸脸,触手是冰冷的水迹。

都说酒能忘忧。

然而终究不过,一场空梦。


<酒>

END


热度(1)

© 弋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