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风

论文狗→工作狗转型中。
STK型点赞狂魔。基本不推荐。爪机偶尔手滑TAT
不抽风不说话抽风说胡话。有事随便戳。
正经想说的都在文里。
爱好太杂,为了不扰民主博客主要放一些突然冒出来的灵感碎片【碎语】。其他有一定设定体系的请抬头看顶上的子博客。【其实是这货当时没学会按标签分类……

“异世录”:写的原创文。
“德斯波特”:每日三题练手,结果变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系列。随手挖坑,随手撒土。

“同人堆积”:写的同人。目前有一点古剑奇谭一二的文和图。全职的图等有空(画得太挫……)

“企划堆积”:参加的企划的图文。目前主要是参加的历届Pixiv Fantasia的人设、彩图、短漫和音乐。

光影【古剑奇谭二】·手(上)

+昨天被导师的嘴炮完虐一身是血哭着回来

+于是打算发奋念书这是最后的摸鱼

+其实这篇才是主标题‘光影’所想表达的东西,但现在很可能写不完

+瞳中心

+没CP

+私设一百多年前谢衣还没破界的时候瞳的左手到了极限需要更换偃甲

+一百年前的瞳大大也有不冷静的时候;沧溟的性格在揣摩中

——————————————————————————————————————

这天瞳下蛊的时候,失手杀了个人。

剂量没把握好,而这个药人又是新来的,一时没熬住就死去了。

瞳扫兴地打发侍从收拾干净,自己踱到窗边看着微微发抖的左手。

这只手,也差不多不能用了吧。

迹象早已出现,但瞳却一直在拖延。一方面是偃甲毕竟不如肉体灵敏细致,另一方面,病痛更近一步,自己能做的就更少一分。

这样下去,或许,真的看不到一直致力的那个‘未来’。

他死死钳住了左手手腕,就像那不是自己的一部分。腕骨危险地咯咯作响似乎随时都会碎裂,瞳却浑然无觉。

不甘与恨不是没有,只不过平日他都冷静地压抑了下来。然而人毕竟不能毫无情感,而情感一旦汹涌,便是铺天盖地。瞳清醒地意识到情绪正在将他的意志引向癫狂,而他却无心也无力阻止。

有点,累了啊。

 

***

 那一夜七杀祭司一身是血地闯进了存放祭品的酒窖,当沈夜闻讯赶来时,瞳正提着一坛酒劈头灌下,酒水淋湿了大半身,却没有几点入了他的口。

沈夜惊问他身上血迹的来由,当得知只是药人的血时松了口气,却不敢彻底放心。面前的白发友人语气态度都与寻常无异,但是飘荡在他周身的那股狠戾之气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森然。沈夜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瞳情绪波动的样子了。

“是实验失败?”沈夜皱着眉头问。

“不,只是看着心烦。”瞳淡淡回答,“有着健全的身体,不错的灵力,却一点长进都没有。”

“这些都不是一时能够解决的。我烈山部岁数长久……”

“所以我把他们都杀掉了。”瞳像是没听见一样自顾自地继续说,“希望下一批不会再让我失望。”

“瞳!”沈夜又惊又怒。

而瞳只是冷冷直视着上司的脸,酒水凝在他有些凌乱的发尖,仿佛被冻住了一般:“我没有时间了,阿夜。”

沈夜瞳孔骤然一缩:“你的身体?!”

“啊啊,这只大概真的不能要了吧。”瞳抬起左手,手腕上乌青的指印触目惊心。

“我马上命人……”

“这不是重点,偃甲我随时都能做出来。重点是,我不知道我还有多少时间。”瞳脸上是一贯的木无表情,“所以我们应该商议备用人选了,谢衣剔除,他不合适。”

“于是……你就已经放弃了?”沈夜握紧了拳头,“这么轻易就放弃,很好,瞳,我第一次知道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别为难我,阿夜。我给不出自己都不确定的承诺。”瞳放松了身体等待着沈夜的拳头,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现在所说的每句话会给友人造成怎样的伤害。但是,他从来不曾学会委婉。

情绪的发泄只会在主观上让内心舒缓,然而对事实与现实却不会有任何积极影响。

流月城在消亡。身负重任的沈夜和沧溟无法有一日安宁。

那么作为他们的下属,就更应该冷静地给出建议,而不是用自己的困境来增加他们的烦恼。

然而一阵静默之后,预计中的袭击并没有来临。沈夜握拳在心口,猛然背过身去。

“阿夜?”瞳有些诧异。

“抱歉。这幅枷锁,让你连难过的资格都没有了。”沈夜的声音闷闷传来。

他犹然记得少年时刚换上偃甲腿的瞳,那个一贯倔强冷淡的少年暴躁粗鲁地抗拒着每个接近自己的人。那种撕裂般的绝望和悲伤。

而现在,同样的哀恸,他们却只有在静默中疯狂。

“但是我还不能失去你。很多事情,只有你能为我做,我也只信得过你。所以,我给你一个必须活下去的理由吧,你是否愿意听?”

瞳抿了抿毫无血色的薄唇:“属下……自当听从。”

他们两个人,都用最理性的方式将对方推向无法回转的深渊,却又甘之如饴。为了最终的‘未来’,为在最冷最黑暗处,能有人能够同行。

也许注定不得善终吧,但又有什么关系。

“以此酒为誓。”

“以此酒为誓。”

他们举起两坛酒相互撞击,大笑起来。

 

***

第二日来酒窖捞人的沧溟和华月对这两个醉鬼进行了毫不留情的嘲笑。

 

TBC

日哦果然写不完了就先个上吧OTZ

 

热度(3)

© 弋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