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风

论文狗→工作狗转型中。
STK型点赞狂魔。基本不推荐。爪机偶尔手滑TAT
不抽风不说话抽风说胡话。有事随便戳。
正经想说的都在文里。
爱好太杂,为了不扰民主博客主要放一些突然冒出来的灵感碎片【碎语】。其他有一定设定体系的请抬头看顶上的子博客。【其实是这货当时没学会按标签分类……

“异世录”:写的原创文。
“德斯波特”:每日三题练手,结果变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系列。随手挖坑,随手撒土。

“同人堆积”:写的同人。目前有一点古剑奇谭一二的文和图。全职的图等有空(画得太挫……)

“企划堆积”:参加的企划的图文。目前主要是参加的历届Pixiv Fantasia的人设、彩图、短漫和音乐。

【残章】·我此生唯一之王

Longnight

 

***

 

——杀了我,小杀手。完成我的夙愿,完成你的誓言。

——不,我……如果我知道……如果我早知道……

 

***

 

我是您忠诚的仆人。

只要是您的愿望我都会达成。

无论那是什么。

但是,为什么您对我唯一的愿望却是这个呢?

我知我陷入了誓约的困局,但是这并不是值得您忧心的事情。就算我被困扰致死,您也不应因此而停下前进的脚步。

这是王者的慈悲。

否则,您对我的怜悯会成为我一辈子的罪责。

永远无法忘怀。

王啊。

我此生唯一之王……

 

***

 

不祥之人?呵,也沒錯,他們有些人擁有女巫的血統可以感知一切不安定的波動然後盡力規避,雖然他們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也不算錯處吧,畢竟人類也是動物的一種,擁有懼怕威脅的本能。

然而,我們就要因排擠而自怨自艾地終老一生嗎?

那不是正好趁了他們的意?

不,我們有我們的活法。和他們的意志完全沒有關係。他們是人,我們也是,為什麼一定要按照他們的規矩生存?

既然你們紛紛規避的是我,那為何現在不給我讓出條路來?

讓開!

那霎時間人群如同被分開的紅海浪潮,我那黑髮黑袍的主君便如真正的君王般大步向我走來,我忍不住向他跪了下去。

為人所厭憎的不祥氣息圍繞著他卻帶著讓人無法移開眼睛的魅力。仿若地獄的王者踏足世間。

我靜靜地親吻了他的袍擺。

王啊,我此生唯一之王。願您的榮光永存于大漠之上。

 

***

 

…………

沙漠之王啊,

离开了故乡。

桂冠蒙尘,故都倾颓,多么哀伤……

…………

……

 

***

 

——“承天载物,神灵有言”明明换一个说法你就可以活得很好,为何?

——然后,就让那谎言一代代流传永无尽时吗?我不愿那样。没人说破,并不代表问题就不存在了,反而会因为群体的无视而变得愈发巨大。终有一日那代价将会让所有人都无法承受。

——你连自己都救不了,居然还想着那样遥远的事情么。

——也许看得远,不自觉地就会觉得责任重大吧。因为太清楚将要付出的代价。

——那么,预言家啊,我的代价又将是什么呢?

——您所走的道路,注定没有属于您自己的未来。

——……不错。那么你又为何要追随我?

——您是我的王。还需要别的理由吗?

——……

——您有您的道,请务必遵循您的心意前行。我等始终是您的信徒,您的影子与……您的仪仗……哪怕那终焉将是地狱深渊,亦也百折不回。

 

***

 

杀了他。

一切的愤恨在翻涌。

杀了他。

一切的仇恨在叫嚣。

杀了所有人。

一切的悔恨在咆哮。

然后。

杀了自己。

——那简直是最诗意不过的结局。

 

***

 

——在你眼中,我是誰?

——您是我的王,沙漠之民的解放者,英雄傳奇的再世。

——當我不再是時候,你會失望么?

——不,您永遠也不會……

——現在的我,你們眼中的我不過是你們內心理想的投射。所以就算終有一日這玉座上更替了傀儡,效果也不會有所不同。

……真正的我在哪裡你們從不曾在意,也無需在意……

——不,我……

——我並沒有責備你們的意思,只是希望你們能明白心中所想所求。然後,在必將降臨的那日到來時,不要太過悲傷。

 

***

 

我猛然坐起。 

是梦。

 

然而又不尽是梦。

它是已经快要变得认不出来了的……曾经。

为什么会突然在这时候想起呢?

为什么?

我拨开因为冷汗贴在眼皮上的碎发,尖端刺激眼睛的锐痛让我想要流泪。

 

幽微的钢琴声突然响起,是《沙漠之王》。

这首曲子因为旋律优美婉转在东部也很流行,多有弹奏和翻唱,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它真正的歌词。

那其实不是个好故事。

而我不巧就是当事人之一。

许久不曾有过的激烈情绪突然向我袭来,我以为自己早已心如灰死,没想到多年过去这悲伤还是如此真切,痛苦得让人快要无法呼吸。

 

***

 

你們以為我是完全憑藉自己的能力坐上這個位置的么?

不,只不過因為我恰好合適罷了。

等到“那日”來臨,你們將會看見它迅速地將我吞噬得一乾二淨。

 

***

 

王啊……

沙漠之王。

不是這樣的。

您的詩篇將永遠在我等的後人中傳唱。

 暗夜中的独行者。

迷途中的道标。

带来黎明的,那最早,也必将消逝的天光啊。

致……我此生唯一之王。






 

【德斯波特】大番外·我此生唯一之王      END

© 弋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