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风

“我曾经,也有一个很谨慎的主人。”法杖叹了口气,“我们相互尊重,相互试探,直到承认对方。但是这个白痴”——它用杖尖狠狠地戳了一下一边昏睡的主人——“直接一句相信我就跳下了深渊,你说我是不是只有毫无选择地救他?”它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苦笑。

“他不适合当法师,更像个战士,但是他已经是个法师了。”

© 弋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