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风

论文狗→工作狗转型中。
STK型点赞狂魔。基本不推荐。爪机偶尔手滑TAT
不抽风不说话抽风说胡话。有事随便戳。
正经想说的都在文里。
爱好太杂,为了不扰民主博客主要放一些突然冒出来的灵感碎片【碎语】。其他有一定设定体系的请抬头看顶上的子博客。【其实是这货当时没学会按标签分类……

“异世录”:写的原创文。
“德斯波特”:每日三题练手,结果变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系列。随手挖坑,随手撒土。

“同人堆积”:写的同人。目前有一点古剑奇谭一二的文和图。全职的图等有空(画得太挫……)

“企划堆积”:参加的企划的图文。目前主要是参加的历届Pixiv Fantasia的人设、彩图、短漫和音乐。

碎语·【神使】

为了图而写的绕得我自己也要死的小片段,现在看来可中二……过两日把图片一起扫上来w

***


“马哈苏德王啊,您的愿望是什么?”

“……真实。不为任何语言、任何表象所蒙蔽的‘世界的真实’。”

美丽的黑发女人闻言怔了怔,继而摇摇头。黑色发丝如同有生命般摩挲着她的肩头,头上的金饰微微碰撞,她湖绿色的眼眸映出了少年失望的面容。

“只有这个我无法给予您,我的王啊,马哈苏德王。”她那百年来不曾有过任何变化的玫瑰般的双唇吐出了从未说过的话语,百年来以那只权杖作为标志的誓约,只有这个她无法完成。

她只是神使,然而就算她是神祇本身,这个回答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是因为……我没有资格吗?”少年低下头,看着自己握紧权杖的双手问道。

这权杖,是他用沾满了同族献血的手夺来的。

“不是的。”黑发的神使温柔地回答。

“是因为我不够强大吗?”得到否定的少年像获得救赎般猛然抬起头来。已经被称为是‘沙之鹰’的他,假以时日,定能统一整个沙漠。

“不是的。”回应却仍是否定。

“我会向你献上最盛大的祭典!”少年不甘心地加大了音量。

神使摇头,饰品的鸣响混乱不堪。

“回答我!!”沙之鹰的王者怒吼。

“马哈苏德王啊,您真正在追寻着的,到底是什么呢?”

回答他的,却是另一个问句,女子甜美的尾音在神殿中回旋,而少年却瞬间失去了质问的气力:“我……”他有些茫然地撑住额头,“我想……”

“力量吗?”

“不是的……”

“正义吗?”

“不是的……”

“那是……”

“够了!住口!!”

神使平静的面容没有变化:“您已经迷失在‘真实’中了,我的王啊。”

“闭嘴!”

“世间并没有‘真实’,只有‘事实’。当人对它加以阐述的之时,‘真实’才会产生,但那并不是‘真正的真实’。不可能会有真正的事实存在,因为无论叙述者如何小心谨慎,从他口中说出的话语,都已经无法回归到‘真实’。”

少年掣出了腰间的弯刀,眼神凶狠:“原来如此,这才是父王,才是所有一切人惧怕你的原因么?你这怪物!”

黑发女人没有对指向自己的刀尖表现出任何反应,她继续用甜美的声音问道:“你想让世间都认可你吗,马哈苏德王?”

“只有这个,是不可能的,我的王啊……”

那叹息般的尾音在物体撕裂声中戛然而止。

"住口!住口!!住口!!!"少年疯狂地挥舞着弯刀,清俊的脸庞异样地扭曲起来。

女人湖绿色的眼眸平静地凝视着这不断有红色飞溅的视野,直到她不得不闭上眼睛。

神使也好,预言者也好,她们的任务只不过是帝国的应声筒而已,人们从她们这索取的是对自身强大的肯定,对自身向往的投射,只是这样而已。

那么,为什么还要问‘镜子’她之所言是否为‘真实’呢?

那本就是不攻自破的谎言。

在她的王如此开口询问的瞬间,她便已知道自己与前辈们无异的结局。




© 弋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