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风

念个旧

把大四画的图翻了出来。

嘤,线条比现在好多了。

那时候大家要不忙着考研要不忙着找工作上课除了保上研的基本没人来期末都是求放过老师也管得松,于是我就成了一个天天去听课其实却在抱着本子画图写文的奇葩……还是准备了彩铅和个小小的洗笔筒颜料碟,正经八百地画着淡墨的奇葩。等颜料干的时候正好拿来狂写笔记两不误啊。

不我真的在听课,一边听课一边记笔记一边画图还可以一边回答问题……一心多用的极致。我除了在高中历史课做数学题物理课改语文作业英语课继续画图之外就再没这么厉害过_(:з」∠)_

把我原来时间冲突没听上的别系的课或者喜欢的老师开的别的课都听了一遍,那段时间无论是听课效率看书速度还是画图的质量都超级高,想来也许是真的心中无事反而能达到最好的状态呢(歪理)。哪像现在,就算写文也透着一股疏离和急躁,无法全身全心投入。毕竟工作和毕业都是大事TUT

西马啊美学啊社会学啊武侠小说啊为什么那么好的课都开在大四呢,听得人太少,能用心去听的人必然会有所收获啊……不过也难说正是因为听得人少所以老师特意为这些真心来听课的人讲了些高端深也说不定w。

啊,好想再读一遍大四哪……

故事是讲一个脱线的医生姑娘与一个不愿回家的叛逆少爷的遭遇,啊哈哈好少女,但是只有一个开头,后面一本在家里以后有机会再扫。

字一贯的丑。

慎。










下面是人设










热度(1)

© 弋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