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风

影言·【Y】I



那个人,和我拥有一样的脸。

一样的力量。

一样的才能。

但是因为我拒绝效力,所以我成了实验体,而他成为了主管人。

我们是从未见过的亲兄弟。


我不愿怪他,是他的过往让他成为了那样偏激的样子。我也无法成全他,因为我无论如何也不会与他们合作。

我对他无话可说。

然而他有时候会到关我的监狱来,屏退所有人,坐在最远的角落里默默看着我。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只能静静和他对视,或者,看着别处发呆。

从始至终他的目光从未离开我身上。

他看我的眼神,热切而又寂寞。

有一次我甚至发现他在哭。

然而我又能说什么呢。

无法完成他意愿的我,没有让他不要哭泣的资格。

完全无法懂得他的我,也没有问他为何要哭理由。

我只能看着他,直到他第一次失态地发怒。

他说,不要看。

不要看。

为什么是你。

为什么是你。

为什么只能是你。

随后又突然笑了。又哭又笑的样子难看至极。

我是个蠢货。他说。

然后上来亲了亲我的脸颊。

我们终究只能说再见。我亲爱的哥哥。


热度(1)

© 弋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