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风

论文狗→工作狗转型中。
STK型点赞狂魔。基本不推荐。爪机偶尔手滑TAT
不抽风不说话抽风说胡话。有事随便戳。
正经想说的都在文里。
爱好太杂,为了不扰民主博客主要放一些突然冒出来的灵感碎片【碎语】。其他有一定设定体系的请抬头看顶上的子博客。【其实是这货当时没学会按标签分类……

“异世录”:写的原创文。
“德斯波特”:每日三题练手,结果变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系列。随手挖坑,随手撒土。

“同人堆积”:写的同人。目前有一点古剑奇谭一二的文和图。全职的图等有空(画得太挫……)

“企划堆积”:参加的企划的图文。目前主要是参加的历届Pixiv Fantasia的人设、彩图、短漫和音乐。

《写手杂谈向二十题问卷》

来自  @-三千秋- 

感谢您出了这么有趣的题目。

文本取自之前写过的小说。

 


 

1.请写下喜欢的颜色

 

“〖阿拉拜恩·特努哈尔〗?”一个清澈的童声突然撞入了男子耳中,他猛地睁开双眼,法阵的最后一笔也因为他的分神而没有完成。四处搜寻着声音的来源,他心中大为诧异:那是只有他的族人才能正确说出的古语咏辞,难道在这大陆深处的沙漠边缘竟还有同族的存在?!

一抹赤金色跃入了他的眼帘,一个五六岁的女孩走到他身边。她赤金色的长发在风中飞扬,晃眼看去就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女孩带着困惑的表情看着倒在地上的男子和法阵,紫红色的眼眸在夕阳中熠熠生辉——那是让人看一眼就再难忘却的生命般的色彩!

男子惊讶于这个女孩身上所展现出的生命的活力,她就像是一团象征着光明与生命的火焰照亮了所有死亡与黑暗的角落。那强烈的‘生命’的气息是如此的美丽令人向往,一时间竟连他都沉醉了进去。

“你……为什么会知道?”他喃喃地问,还在惊诧于她那不可思议的气息。

但那周身似乎闪着金光的女孩只是无声地摇了摇头,紫红色眼眸中像生命之火般奇异燃烧的色彩黯淡了下去……(《龙之大陆》)

 

 

2.请写下一个喜欢的名词

【信任】

 

在布姆林一个偏僻的海湾,龙轻轻落在了沙滩上。莫伊顺着她的前爪滑向地面,仰头看着他已经变得像小山一样高的同伴:“多谢。”

龙俯下身,让头和男子处在同一视线高度上,隆隆地说:〖告诉我你的真名。〗

男子摇摇头:“你知道龙的真名是有魔力的,尤其是以古语说出来。”

紫红色的眼睛执拗地看着他,龙没有说话。

莫伊苦笑:“我可是个被驱逐者啊,公主殿下。”

龙眨眨眼,露出一个不屑的表情。

莫伊举手投降:“好吧好吧……〖塞菲罗斯〗,这是我的名字。反正……以后也不会再有其他人这样称呼我了……”

〖我会记得。〗龙用鼻尖轻轻碰了碰他的脸,〖神之风啊,塞菲罗斯,愿你如你的名字般永远自由!〗说完,便张开翅膀飞向了空中。

“……斯兰娅?”男子怔怔地说,目送着金龙越飞越远,最后被一抹云彩遮住,消失不见。

不知以后是否还有缘相见,但是这已足够。被龙祝福过名字的人,今后就会一直受到火与风的守护,她,大概还不知道罢?但是却一样诚心地说出了这样的祝语。“……谢谢你,斯兰娅。”男子最后看了眼与天相接的海的尽头,毅然转身向布姆林海道走去。(《龙之大陆》)

 

 

 

3.请写下一个喜欢的形容词

【唯一】

 

王啊……

沙漠之王。

不是這樣的。

您的詩篇將永遠在我等的後人中傳唱。

 暗夜中的独行者。

迷途中的道标。

带来黎明的,那最早,也必将消逝的天光啊。

致……我此生唯一之王。(《德斯波特·我此生唯一之王》)

 

 

4.请写下一个喜欢的成语/四字短语

【如心所愿】

 

如心所愿,顺意而活,世人都以此为人间至乐,却不知能真如其心者,能有几人。(《如心》)

 

 

5.请写下最偏爱的季节,并写下一段关于这个季节的话

其实无论季节,只要是能让人静下心来思索的小雨天都不错呢……一般是初春或者深秋。

 

傍晚下起了稀稀落落的雨。

防雨斗篷让我在雨中也可以很惬意地散步,我看着鞋尖溅起的水花,突然想到了遥远的故乡。为了守护兰斯我追着他走遍了大半个公国,现在故乡正好在我们所处的城市最远的对角线上。气候、风俗、口音都有着相当大的差异,只有下起这种稀疏的雨时,才能找到一点它们其实在同一世界的感觉。(《德斯波特》)

 

 

6.请写一段间接表现“热”的段落

 

“……下午有个转校生要来。”他突然说。

“唔?你居然关心这种事?”我很意外。

“我见过她了,在被活哥叫过去的时候。”他态度仍然很奇怪,顿了顿,他问道:“你认识一个叫‘穆若’的女生么?”

“……没有印象。”我仔细想了想回答,“怎么了?”

“也没什么,只是觉得……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只是这样而已。”阿默迟疑地说。

而不知为什么,我心里有一块地方突然觉得很痛。一声刺耳的蝉鸣突然响起,我继续埋头吃饭。

“夏天就要到了。”我没头没脑地说。

“……嗯。”阿默应道,他闭上了眼,似乎又倾听起了什么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

夏天,真的近了。我们盼望已久的第十二个读书的夏天。但在那之前,我们还要跨越一道坎。

最难的坎。

否则,只能等待第十三个夏天。(《书澹凘·肆》)

 

7.如何描述“光影”?

 

他去领文件的时候,偌大的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阳光从上方的气窗上泻下来洒在她背上,那场面美得像一幅油画。而她只是垂头书写,安定得仿佛一瞬间的永恒。(《诗篇》)

 

凌晨的酒馆渐渐安静了下来。清扫了所有醉汉之后,四周只剩密谋者们细碎的低语。他们在酒馆角落的桌子上聚成一个个团体。烛光影影绰绰地摇晃,他们的背影映在墙上就像是即将远征的山峦。(《德斯波特·我此生唯一之王》)

 

8.请随意描写一种植物

 

师父说,不要轻易把心交出去,那样在享受了极其短暂的幸福之后,只会留下长久的冷清。犹如一生只会燃烧一次的炽木,它燃烧前的枝干就像金箔一样细致灿烂,它燃起时的火焰宛如天堂霞光般梦幻,但是在那之后却只会留下残败的焦黑。然而炽木的生命却长达千年,它必须得拖着那副残躯,直到魔术师将它伐做召唤炎魔的材料。

炽木只能自燃,当它遇到了只属于它的那阵微风。

遇到此生的唯一。

我曾问师父如此太过谨慎那么是否会因此错过。师父只是淡淡一笑:“错过,只是因为对方并不是你的唯一。

“遇见那个‘唯一’的时候,你便会不顾一切地跟随。哪怕刀山火海,天堂地狱。

“也不会有一丝后悔。”(《《德斯波特·我此生唯一之王》)

 

 

9.请以一段对话表现一个人物的性格/一段剧情

 

——你和她说了些什么?

——没什么,就是关于副官的定位。

——多管闲事。

——呵呵,我只是把你想说却无法说的话转达一下而已啊,这也是副官职责的一部分吧?

——你……

——怎么,难道你不希望他们幸福?

——雷就像是我的亲妹妹一样。

——那就是承认啦?

——也是好对手。

——……是呢。从此以后,就只是对手了……你要不要好好道个别?

——哼,军人之间,不需要这种东西。

——是,一切依您所愿,雷尔克……阿瑟塔尔长官。(《千亿星辰》)

 

 

10.请摘录一段你喜欢的歌词/诗句/文章

 

Who killed Cock Robin (《谁杀了知更鸟》)

 

Who killed Cock Robin?  

I, said the Sparrow,  

With my bow and arrow, 

I killed Cock Robin.  

 

Who saw him die? 

I, said the Fly, 

With my little eye, 

I saw him die.  

 

Who caught his blood? 

I, said the Fish, 

With my little dish, 

I caught his blood.  

 

Who'll make his shroud? 

I, said the Bettle, 

With my thread and needle, 

I'll make the shroud. 

 

Who'll dig his grave? 

I, said the Owl, 

With my pick and shovel, 

I'll dig his grave. 

 

Who'll be the parson? 

I, said the Rook, 

With my little book, 

I'll be the parson. 

 

Who'll be the clerk? 

I, said the Lark, 

If it's not in the dark, 

I'll be the clerk. 

 

Who'll carry the link? 

I, said the Linnet, 

I'll fetch it in a minute, 

I'll carry the link. 

 

Who'll be the chief mourner? 

I, said the Dove, 

I mourn for my love, 

I'll be chief mourner. 

 

Who'll carry the coffin? 

I, said the Kite, 

If it's not through the night, 

I'll carry the coffin. 

 

Who'll bear the pall? 

We, said the Wren, 

Both the cock and the hen, 

We'll bear the pall. 

 

Who'll sing a psalm? 

I, said the Thrush, 

As she sat on a bush, 

I'll sing a psalm. 

 

Who'll toll the bell? 

I, said the Bull, 

Because I can pull, 

I'll toll the bell. 

 

All the birds of the air

Fell a-sighing and a-sobbing, 

When they heard the bell toll

For poor Cock Robin. 

 

NOTICE

To all it concerns, 

This notice apprises, 

The Sparrow's for trial, 

At next bird assizes. 

 

 

 

11.认为自己的文风最像哪首歌的风格?

 

这我还真不知道?

也许有点像自己写的那首《幻炎》吧

https://soundcloud.com/yuan_sa/tr774iink9ee

 

12.写几句童话吧

 

糖果公主,糖果公主,你为什么在哭?

是不是因为小萨利拿走了你的木梳?

五色的糖浆混在一块煮,

外面的世界我从不羡慕。(《溯水·糖果公主》)

 

 

13.写几件很酷的事情

通宵?

日码万字?

考试忘带准考证,嗯,这个。

 

 

14.描述自己曾经的一个梦

 

好像是一次班级出游归来,摊上了个什么事,又好像错处在我,但是因为没有确凿证据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没有点破。

一路上风景美如画。碧空映着碧水,我在车上好多次掏出手机想要照下来,却总是一片模糊。我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人也有这样的心境。如果有,在不久之后的朋友圈上就会看到那让我感慨没有照下来的图片吧。

一路上车内很安静。我不知道是真实还是我沉浸在自己的内心里。

越靠近终点心中的不安就越在放大,然而所有人都没有异动,也许就这样抵达终点我也不会有事?

有风声传出要被关五年。

但是我不敢,不敢拿五年来打赌,因为我冥冥中似乎知道,说是五年,其实呢,也许一辈子都再也不见。然而我始终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

也许只是碰巧是我?

我心中没有罪孽感,但是那个知道是自己做错的感觉到底从何而来?

连提示的声音也没有。

还是说,是周围人的眼神和议论。还是说,是我觉得自己被孤立,所以感觉是我?

每个人都有可能,现在需要的,是一个最先崩溃的人?

静默异常地可怕。

我看着车窗外,突然想起了很久之前不知是与父亲还是某位长辈的讨论。那次讨论像预言一样精准地预测了这次事件。

找一个人,用圆珠笔逼迫她的脖项,要求离开。

其实如果冷静下来想想就会觉得这么做很蠢,因为这样开始伤人的举动就会坐实了是我犯错,这样危及到他人的举动只会招来秩序的维护者,他们有枪,有车,有一切。还不如趁着半路停车休息的时候悄悄逃走。

但是当时也许是因为在梦中吧,我的思维无法想那么多,于是在停车休息的时候,我莫名其妙地对乘车的其中一名女生说,不是我,帮帮我。

我和她并不熟,选择她也是因为她看起来比较纤弱好控制,在别人看来更有受害者的味道,而不是同谋。我选择她的时候没有任何疑虑,如果她拒绝然后将我的计划告知我们出游类似班主任的负责人,我也许将被控制起来吧,但我就是选择了她。

而且就算她拒绝甚至出卖我,我似乎也不会太失望的样子。

她似乎有些意外,然而也不过几秒钟,她从裙子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只圆珠笔递给我,说,“好。”

 

当我用笔顶着她的脖项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大家都表现出了意料之内的慌乱,还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我没有太在意大家的表情,却想着摁出了笔头的圆珠笔顶着她的脖子一定也在上面留下了划痕,苍白的肤色与蓝色的油墨有种渗人的美丽,不知该如何清洗。

我们班主任一样的管理者带着了然却尽力表现出难以置信的神情问我:“真的是你么?为什么要这样?”

我只能说,不是我,但是我不知道该怎样做。

我不想承认莫名其妙被认定的罪责,但是我也不知该如何洗脱。我只能逃,但也不知该逃往何处。

 班主任说你是个傻瓜,为何做坏人也要做得这么光明正大。她说这样你就不是五年而是要死了。

她说放开她一切都可以重来。

我只能笑笑说事已至此无法回头。

 

于是所有的一切便如常识般,他们招来了秩序的维护者,根据我的要求,我和我的人质得到了单独的一辆车和司机。我甚至没费心去想那司机一定经过良好的解救训练,我搂着我人质的肩膀坐在后座,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对不起。

她安安静静地没有反应。

我不知道她是在尽职尽责地扮演人质的角色,还是她有些后悔了,却无法说出口。

我只能和她说对不起。

我无法说你走吧,因为我也害怕即将发生的事情,我又无法说陪陪我,因为我没有那个资格。

周围的车队闪烁着警告的红光,好似一种另类的游行。

然后,停在了一所古老的农村大院。那好像是我祖辈的故居。我和我的人质被安置在我小时候住过的房间里,隔着古旧的门板我听见外面我的父辈在和什么人大声喧哗。

他们好像也知道我犯了什么错,一直在坚持那没什么反倒是我现在的举动更让人困扰,他们说他们保证让我不再胡闹,之前的事情是不是可以重新计较。

我听着他们为我的事情争辩,心中却异常孤独。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犯了什么错。

可是为什么,身边的人却统统都知道呢?

我看向我的人质,她似乎知道我想问什么,却只是摇了摇头。

她看着我问我怎么办。

她说你这样,不知最终会变得如何。

我说我也不知道。

但是还是多谢你。

多谢你愿意成为我的人质而相信我不会伤害你。

多谢你给了我陌生人所能有的安慰。

然而……你为何能够相信我?

 

她摇摇头,说,她不知我错在何处。

她也不知对错在哪里。

一路上我的表现让她觉得我不是个坏人,或者也许我是个看起来隐藏很深的坏人,然而坏人不会像我这样惶惑。

惶惑着想要回到日常的轨迹中去。哪怕已经被日常所驱逐。

 

 

大厅里的喧嚣仍在继续。我不知他们将会得出什么样的结论。

然后梦醒了。

然后我现在在这里敲下这段文字。

和所有人一样不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

也许这就是结局也说不定。

正如三年前《三日》的故事中,我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坐在梦开始的宿舍床上,似乎马上又要开始最后的狂奔。(《说梦》)

 

 

15.描述自己喜欢的一个电影镜头

 

每天的任务就是守护柴堆。防止潮湿和虫蛀。保持火油。直到有一天我看到点燃它的命令。

这种感觉很奇妙。

因为之前尽心尽力守护的东西,是为了有一日在你眼中消失得一干二净。

然而我和我的父辈们等了上百年,也没有等到一个这样的命令。

是因为一切和平吗?

还是,古老的盟约已经被遗忘。

或者背弃?

但是,你们说我迂腐也好顽固也好。既然我从我父亲手中接过了这把剑,我就得守护我的职责直到最后。

就算。

就算我的儿子都已离我而去。后继无人。

 

 

 

16.描述自己喜欢的一个漫画分镜

 

以力量聚集而成的复制品,死后也会还原为力量吧?然后消失得干干净净。

所以最后,墓中只会剩下陪伴我的你一人的身影。

 

 

 

17.列出自己迄今为止最满意的几个标题

如心

时雨

恶之报偿

(突然发现遇见了我CP之后取名能力LEVE UP)

 

18.描述自己理想的伴侣类型

一个人惯了暂时还没想法

 

19..你将来希望成为怎样的人?

能养活自己,还能有时间和心境坚持写作的人。

 

 

20.写写自己的生活

论文你大爷(。

 

 



© 弋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