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风

论文狗→工作狗转型中。
STK型点赞狂魔。基本不推荐。爪机偶尔手滑TAT
不抽风不说话抽风说胡话。有事随便戳。
正经想说的都在文里。
爱好太杂,为了不扰民主博客主要放一些突然冒出来的灵感碎片【碎语】。其他有一定设定体系的请抬头看顶上的子博客。【其实是这货当时没学会按标签分类……

“异世录”:写的原创文。
“德斯波特”:每日三题练手,结果变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系列。随手挖坑,随手撒土。

“同人堆积”:写的同人。目前有一点古剑奇谭一二的文和图。全职的图等有空(画得太挫……)

“企划堆积”:参加的企划的图文。目前主要是参加的历届Pixiv Fantasia的人设、彩图、短漫和音乐。

碎语·【父辈】

你能不能不用对你父亲那么刻薄?他虽然是你父亲,但毕竟也是个凡人。

这个刻薄指的不是具体的语言或是行为,指的是用父亲任何一点细小的缺失去嘲讽和否定他的强大与十全十美。


当时的我憋着一股劲儿使出浑身解数去对抗父亲的一切。什么都是,一点就炸,执拗而拼命地反抗着。

而多年后回顾,却觉得自己的行为简直算得上是没心没肺到残忍。

那时的我心里真的没有想太多。只是觉得面对那样的长辈必须做点什么。或许甚至和长辈无关,只是我内里怀揣的东西必须要爆炸式的释放出来。

就像是随时可能绽裂的骨朵,青楞楞的,带着一股必然要盛开的率性和倔强。



对当时的我来说,一切行为只是单纯地在挑战权威。因为这个权威还从不曾被我超越,所以我想,是不是我和它可以一直一直向上到突破天际,在最后的关头,我终于高过了它一点点,然后终于能越过去。

我还不曾见过这堵高墙的顶点。

所以只想着拼命跳得更高。

我不知道高墙的极限只是隐匿在了云中,我以为它穿过云层还有很远很远。所以用尽一切去击垮它,超越它。

那是我的目标。

我在寻找着它本身的缺陷,却无视了那些因为我造成的裂痕。



只有,当我一个人面对着茫茫云海。已经没有目标可寻的时候。我才意识到,那时候的我是多么单纯而幸福。



为什么每个长辈都想要在后辈眼中树立起自己强大无敌的形象呢?

或者,是因为后辈不自知的期许,让他们觉得自己必须成为那样的存在。

然后是下一代的周而复始。


PS:

来我来破坏气氛一下说说这篇曲折的灵感:

博人传→重温全部火影→吃安利看了篇《一瞬一生》→然后居然突然开始感慨老爹你其实不容易?!?

以及推荐披甲待命太太的《一瞬一生》,感觉应该是佐鸣,本片外传一口气看完后,一整天都有种郁郁的思绪。

热度(3)

© 弋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