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风

论文狗→工作狗转型中。
STK型点赞狂魔。基本不推荐。爪机偶尔手滑TAT
不抽风不说话抽风说胡话。有事随便戳。
正经想说的都在文里。
爱好太杂,为了不扰民主博客主要放一些突然冒出来的灵感碎片【碎语】。其他有一定设定体系的请抬头看顶上的子博客。【其实是这货当时没学会按标签分类……

“异世录”:写的原创文。
“德斯波特”:每日三题练手,结果变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系列。随手挖坑,随手撒土。

“同人堆积”:写的同人。目前有一点古剑奇谭一二的文和图。全职的图等有空(画得太挫……)

“企划堆积”:参加的企划的图文。目前主要是参加的历届Pixiv Fantasia的人设、彩图、短漫和音乐。

光影 [古剑奇谭二·瞳中心]-(1)

+许久没更新东西了。这个博客貌似还没放个过什么正经八百的同人呢……为了停不下的脑洞豁出去了

+打完古剑二本来一路苏沈夜苏得鼻血横流但是打完后最先开始琢磨的却是瞳这个人?

+各种的推测和脑补注意,而且主观性也许还很强注意。

+因为瞳有很多表面上看来不合理的举动,无论是百年前放谢衣下界的时候的“未来”的言论与和主角四人对打时毫无感情近乎绝望的言论之间的冲突;还是沈夜和瞳之间的朋友关系几乎就没体现出来过;【不知道是为了调整剧情节奏被删掉了还是审通不过所以删掉了,估计删掉得还不少,所以显得流月城一众“都有病”无逻辑】

+各种蛛丝马迹我沿途都有留意,结果越留意就越心疼流月城众人啊。他们的设定应该是有很多独到之处的,但是因为剧情砍掉了吧没体现出来,所以抓心挠肺地想还原出一些我觉得有痕迹的东西。谢衣也许是他们中最丰满矛盾冲突最激烈的人了,最鲜活,最立体,但是我的道一开始就和他不同啊,所以更多是赞赏,却不是认同。所以,其实我的视角和瞳最像所以最开始琢磨出来的才是瞳相关的文章?

+古剑二有剧情上的硬伤。但是也就是这硬伤才让我有了还原和填补的冲动吧,否则对着神作跪键盘就好了嘛……就如古剑一的时候有人说千觞莫名其妙一样,我也很好奇他背后的故事直到看到《酒狂》这样的同人文,才瞬间感到了圆满。强力推荐《酒狂》,不过那位太太现在在重写了,叫《问渡》。

+开始前的最后。其实我一开始是想写瞳沈文的,但是为毛琢磨着琢磨着原作就变成正剧向了啊【摔】CP完全没法写了好吗!唔,总之,我觉得这篇文……还真就是正剧向的了,没CP,估计真没CP【捂脸】……妈蛋原来写全职文的时候也是……写着写着就正剧向没CP了…………日……不过,本来就不是为了CP而去写的。只是纯粹地喜欢着那个角色。说到这我又开始纠结会不会OOC了我屮艸芔茻……

+这开头的吐槽我估计都已经超过我现在写出来的正文了卧槽………………

+那么开始吧。每天后半夜发神经在本子上写的……打得快了会有错字见谅_(:з」∠)_

+他们年轻时当然没有一百年后那么沉稳……而且,我觉得一百年……瞳的偃甲替换也有一个过程,这里有私设。

+还有,等待了百年,筹谋了百年,他们应该已经非常疲倦了。也许梦想仍在,但是其他的很多,都已经改变了。只是随着惯性向前。

--------------------------------我是正文分割线-----------------------------------------------

【华月】 

 

瞳和华月八辈子不对付。

瞳看事情通透冷淡,轻重缓急生杀予夺清楚明白毫不容情,华月刚升任廉贞祭司时一时心软保下的人转眼就被瞳料理得干干净净,为此她没少和瞳干架。每到这个时候夹在中间的沈夜就会头痛无比。

私下里沈夜曾找瞳喝酒请瞳口下留情别那么火上浇油,瞳只是一边答应着一边修理他被华月一巴掌打坏了的面具,心不在焉。

“虽然你我都知道这是最好的选择,其实月儿她也未必不清楚……”

“呵,女人么。”

“但是你就不能……”用个柔和点的法子你好我好大家好。

“麻烦。”

“你听是不听?!”

“我只是你的属下,紫微尊上。”

“你!!”

“别人怎么看,怎么想,怎么说,都与我无干。”瞳满意地敲敲修好的面具,抬眼一扫被自己一句话噎住了下文的老友,看着他无话可说只能四处踱步的暴躁,微微扬起了嘴角。

沈夜的样子看起来就像快被没法说出来的话给撑爆了。

“本来,这样虽然最合适,却不一定正确。你不必强求每个人都接受。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那么你终将成为你不喜欢的模样吧。”

一刀。

“走上这条路,还希望身边的人如同家家酒一般和谐融洽,未免太过天真。”

两刀。

“还有,你从来就不适合当和事佬啊,阿夜。”

三刀。

紫微大祭司·摔门而去。

沈夜虽然大事坚定决绝,但是在细节上有时会太过柔软。瞳完全明白他此次的来意,但是瞳也同样用别扭的方式告诉了他,自己不需要。

瞳从来都不会纵容任何人,无论是别人还是自己。既然做出了选择,那么必然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

如果说瞳在工作中能让人放一百个心,那么在工作之外,就能气死一百个人。

瞳对于他不留口德是有自知之明的。七杀祭司不负责主持祭典,加之双腿不便,他绝少与人接触,委派命令也是用传音蛊或者偃甲,人成天呆在宫室里,就算是沈夜也不清楚日常他都在捣鼓什么。直到有一次神农祭典,他看见瞳的颈项上触目惊心的碧色纹路。

“胡闹!万一有什么差池……”

“不过是碧血蛊而已。”

“但你这样不易安定民心。”

“抱歉。我以后会注意在外观上保持常态。”

“如果是实验,完全不必你亲自……”

“迟早会有人知道我在用人试蛊。那么我对自已一视同仁,他们又有什么话可说。熬不过去的,才是废物。”

“呵,你真是个天生的恶人。”
“我从不做多余的事情,所以就算是阿夜,或者紫微尊上也罢,都没有阻止的理由。”

瞳知道现在沈夜手下需要什么样的人,沈夜也知道,只不过在情感上还有排斥。反正时间尚且如此久远,那么渐渐的,就会习惯了吧。就算灵力强大,残破的躯体在战斗中也无法长久,那么,就尝试另一种他力所能及的方法。既然决定追随沈夜,那么正义与否,强大与否,都已经不重要了。瞳需要做的,就是成为最适合为沈夜所用的人。

 

***

 

 瞳与华月的和解在沈夜看来是一件不可思议但是已经发生的既成事实。他疑惑地看着他们俩表面上南辕北辙但实际上一唱一和的应答百思不得其解。

“你们……真是合拍得让人恶心。”

“是吗?我们只是找到了可以达成一致的东西而已。”

“哦?是什么?”

“是……”

“我们不会背叛你。” 华月抢在瞳之前给出了回答。瞳看了她一眼,然后默许了这个答案。

 华月没有背叛的余地。

而瞳,没有背叛的理由。只要沈夜还是大祭司,只要沈夜的愿望不曾改变,那么瞳就永远是他的七杀祭司,直到终结。

 虽然,实情是瞳对因为沈夜去拜望沧溟而情绪低落的华月说了句:“死心吧,因为你们太像 了。”之后自然少不了一顿揍,但是华月猛然发现,瞳虽然可恨,其实却并没有那么讨厌。

所以当她情绪纠结却无法向沈夜解释的时候,就会来找瞳喝酒。或者说,对着瞳和月亮自饮自酌。瞳偶尔有了兴致也会陪着她小小喝上一杯。

"我不是个好酒友,只会说些扫兴话。"

“没关系,让我哭够,再把我骂醒就好了。”华月拿酒的手顿了顿,然后继续对月独酌。

“买醉是为了个好梦。但是梦醒成空,岂不比无梦更痛苦?”

“呵,如果,连梦都不敢做,那才是最最可悲的吧。”

很久之后,当华月已经不会再发脾气,也不会再借酒痛哭,而是将一切的一切都闷在心里的时候,瞳虽然得到了清净 ,却有一点遗憾。

随着时间的过去,人愈发的坚强,却也愈发的疲惫和淡漠。虽然共同的目标从未改变,但是,这也似乎成为了他们还聚在一起的唯一理由。

心在何方,却早已不知。

不是没有彷徨沮丧和绝望,只是,这些情绪无论如何也不能向沈夜透露哪怕一丝一毫。我们是他的基石,他是我们的方向,无论哪一方,都绝对不容许迷茫。

因为希望本就渺茫。

 

***

 其实瞳有段时间并不赞同沈夜给予一号傀儡华月自由意志。因为那只会增加不确定性,沈夜本身就是一个极度缺乏稳定感的人了。直至他造出七号,看着曾经的故友的躯壳对沈夜言听计从,丝毫无错,了无生趣。

才无端地有些失落。

瞳是自愿斩除了一切多余,但是谢衣,却是谢衣啊。

 

除了沧溟还能跟瞳和谐相处,他经常会气跑沈夜和华月,吓跑战战兢兢来服侍和议事的祭司,还有来鬼屋探险的小孩——瞳觉得风琊那一拨人对他的偏见绝对是小时候留下的阴影。但是对于他们身上那鲜活的生命气息,瞳是欣赏的。不会因为自己的伤病而厌憎,也没有什么羡慕。

气跑与吓跑只是附加属性。如此美好的东西,就算已经永远不可能属于自己,但又何妨赏爱?

直到,这种悠然如同品茗的生活被沈夜拎来的谢衣打破。

 

 

 

 

热度(2)

© 弋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