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风

论文狗→工作狗转型中。
STK型点赞狂魔。基本不推荐。爪机偶尔手滑TAT
不抽风不说话抽风说胡话。有事随便戳。
正经想说的都在文里。
爱好太杂,为了不扰民主博客主要放一些突然冒出来的灵感碎片【碎语】。其他有一定设定体系的请抬头看顶上的子博客。【其实是这货当时没学会按标签分类……

“异世录”:写的原创文。
“德斯波特”:每日三题练手,结果变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系列。随手挖坑,随手撒土。

“同人堆积”:写的同人。目前有一点古剑奇谭一二的文和图。全职的图等有空(画得太挫……)

“企划堆积”:参加的企划的图文。目前主要是参加的历届Pixiv Fantasia的人设、彩图、短漫和音乐。

光影 [古剑奇谭二·瞳中心]-(2) 凝音人偶

+正剧向。

+偏瞳视角。

+沈夜沧溟BG注意。

+其实我一直无法定位沧溟到底是什么性格……先纠结着吧。

+每次开头的吐槽都放一点我想到的疑点吧,免得以后想不起来忘了脑补【不】。正文在分割线后面。其实这都成为伪科学的推理分析了_(:з」∠)_有偏颇请指教。

+沈夜既然认为瞳是“三生有幸”的朋友的话,那为什么不告诉瞳矩木即将枯死的事实?【原文:虽然按理知道这一点的,只有沧溟与你(华月)我二人……】是觉得瞳自己能够猜到吗?是觉得知己知彼如你我有些事情根本不用说出口?还是其实他们之间的关系根本就没有那么亲密?但若如果没那么亲密的话哪来的“三生有幸”?难道是因为无论怎样瞳都能猜透他的心意【沈大大你够傲娇了……

+还有,根据流月城的命名方式,瞳应该是有姓有名才对的那么瞳应该只是一个外号或者代号吧。【原文:我是流月城七杀祭司、生灭厅掌事,他们叫我瞳。】那么瞳自己对这个代号到底是什么态度呢?“他们叫我瞳”这种游离于事外的态度也很微妙。

+以上两点我已经开始脑补了。看看是否能圆回来。

+流月城不饮不食,但是祭品总该有吧。所以私设是酒水祭品都非常珍贵,但是又经常被少年时的他们摸去开野餐会(删除)。

 

--------------------------------我是正文分割线-----------------------------------------------

【凝音人偶】

谢衣的活力有点超出了瞳的认知范围。无论是好奇心还是行动力。但是他天性纯正率直,上至沈夜下至普通族人都无法对他真正置气。

所以瞳的日常工作中自然也就多了帮沈夜找回谢衣这项任务。

极为护短的沈夜真正对谢衣只黑过两次脸。

一次是谢衣跑到外城遇上事故差点丧命。

而另一次,是谢衣偷偷录下沈夜的声音拼成了一段内容拙劣的表白辞用法力封在一个同样惨不忍睹的沈夜人偶里,把它献给了沧溟城主。

当时沧溟只是静静微笑着看沈夜少有失态地捉拿上蹿下跳的谢衣,然后对谢衣表示了真挚的感谢,还有遗憾的回绝。

再然后谢衣一脸不解地被沈夜直接传送丢到了瞳的宫室。

“是我弄错了吗?师尊,明明很喜欢城主啊?”

被沈夜附送了一头包的谢衣很是委屈。

瞳摆弄着沈夜人偶,听着谢衣拼制的声音哭笑不得。这拙劣至极的文笔挑战了他美学的极限,改日他一定要让谢衣好好补补那些上古典籍。

不过阿夜自从当上大祭司后翻来覆去就说那么几个字,也难为谢衣能拼成这个样子了。

“瞳?”谢衣看瞳眼神游离叫了一声,瞳经常一走神就很久不回来,但是这个问题谢衣无论如何都想要知道答案。

瞳叹了口气。

“谢衣。并不是,喜欢就没问题了的。”

谢衣忽闪着眼睛,完全没听懂。

瞳用手指敲打着轮椅扶手,思索着该如何解释。

身边人谁不知沧溟沈夜相互倾慕。但是贵胄与祭司两大势力从来龃龉,而现今流月城面临的危机空前严峻,那两个人断不可能放下一切走到一起。

除非病痛革除,严寒化尽。

而那终归太过渺茫。

所以沈夜和沧溟,还有他们这些人,谁都不曾说破。

不可得,不能得。那么一点一丝的默契和暧昧,不知是否又算甜蜜。

就如同选择成为大祭司一样,沈夜又选择了最苦涩的恋情。瞳不认为他明智,却也不能说他愚蠢。感情这种东西,据说像蛊虫一般一旦触碰就再难脱开,瞳不曾懂得。

偏偏谢衣还在那坚持不懈地问为什么。无话可说的瞳只好打发他去问华月。然后继续研究谢衣这个凝音人偶一些非常棒的小灵感。

当瞳终于反应过来有什么不妥的时候。谢衣已经泪眼汪汪地回来了,脸上多了两只红手印。

“懂了吗?”瞳压抑着歉意与好笑惯常凉凉地问。

“不懂,但是我不问了……嘶……”谢衣没精打采地揉着脸,“不过华月说有一下是替你挨的,瞳你一定要补偿我!!”

瞳早就知道他这没完没了的扯皮性子,也不与他争辩,只是取出一坛酒斟满一碗示意他喝下去。

谢衣的眼睛一下变得晶亮亮的,他很早就好奇这师尊明令禁止的‘酒’的味道了,奈何除了祭祀时根本见都见不到。他有些急切地接过来嗅了嗅,喝下一大口,然后喷了出来:“咳咳呸呸呸!!什么味儿!!!”

瞳若无其事地接过碗碟以防他把剩下的珍贵酒水打泼在地:“当你想要喝它的时候,你大约就会懂得了吧。”

“呸呸绝对不会有那一天的!!”小小的少年刮着舌头信誓旦旦。

瞳只是轻轻一笑,抿了一口酒,不再与他纠缠。

 

***

那个被谢衣很快遗忘的凝音人偶最后被华月要走了。

瞳一开始是拒绝的。

“它不属于你。”

“也不属于他们。”华月笑笑。

“何必让自己痛苦?”

“也总好过放在你这里蒙尘。那毕竟……是他的声音。”

瞳没再说话。交出人偶后,他又教了华月灌输和保持人偶灵力的方法。然后华月直接在瞳这里进行了实验。当人偶用沈夜的声音说出非常不沈夜的第一句话时,华月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那样又哭又笑的华月,瞳再也没有见过。

 

-----------------------------------------------------------------------------------------------

至于谢衣究竟录出了啥,你猜啊【被打(╬ ̄皿 ̄)=○#( ̄#)3 ̄) 

 

© 弋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