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风

论文狗→工作狗转型中。
STK型点赞狂魔。基本不推荐。爪机偶尔手滑TAT
不抽风不说话抽风说胡话。有事随便戳。
正经想说的都在文里。
爱好太杂,为了不扰民主博客主要放一些突然冒出来的灵感碎片【碎语】。其他有一定设定体系的请抬头看顶上的子博客。【其实是这货当时没学会按标签分类……

“异世录”:写的原创文。
“德斯波特”:每日三题练手,结果变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系列。随手挖坑,随手撒土。

“同人堆积”:写的同人。目前有一点古剑奇谭一二的文和图。全职的图等有空(画得太挫……)

“企划堆积”:参加的企划的图文。目前主要是参加的历届Pixiv Fantasia的人设、彩图、短漫和音乐。

光影 [古剑奇谭二·瞳中心]-(3) 少年意气(上)



+正剧向。

+偏瞳视角。

+这两天看帖子有人讨论流月城一众三观不正的问题。从正常的价值判断来说确实如此,但为什么我一开始就偏心于他们了呢……难道是中二病其实还没彻底好?而且关于谢衣,我已经越来越矛盾了。算了吐槽留在之后。

+本来是想写瞳换上偃甲手(私设瞳小时候换了双腿,最近才换的左手),但是卡在另一条引线的布置上了,于是先写一点点他们小时候的故事。大概背景是瞳和沈夜某天因为一些事情和一些情绪(就是上面指的事情了但是还没写完)喝了一夜酒,第二天沧溟和华月来捞人,本来是在训他们老大不小了居然还如此不稳重,然而也无法真正置气,毕竟他们少年时也不是不曾疯狂过。

+沈夜小时候我觉得比瞳和沧溟都迟钝一点?主要是因为他其实比他们都天真,所以才看不透?

----------------------------------------我是正文分割线------------------------------------

【少年意气】

有多久,多久没有这样疯狂一次了。

他们四人平日里都是再稳重不过的性子,然而一旦下定决心要合力做些什么,却似乎就算再惊天动地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达成。

虽然当年的他们还不知道,有些代价无法承受。

有一次小曦无意中当众质疑了神农神上的存在,被前任大祭司罚跪沉思之间三天三夜。沈夜心疼得不得了却无法改变父亲的决意,只好来找他们求助。

在分析了潜入、替代与宽恕的不可能后。讨论陷入了僵局。沈夜烦躁地揪着脸侧的小辫子,沧溟一手撑脸倚在床边,瞳则是若有所思地揉着自己的偃甲膝盖。华月在门口望风,不时担忧地回头看他们。

“只要牵扯到神农神上,那么一丝一毫都开不得玩笑。其实大祭司的惩罚已是从轻。就算是我去求父亲,也不会有什么作用。”沧溟叹了口气,“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这么多对耳朵听着,而父亲和大祭司本就不是讲求感情的人。”

“就算是这样也……小曦还这么小!就算是神上……”沈夜本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断了下文。他们从小就被教导要信奉和敬畏神农,不是没有疑惑,那种介于信与不信的情绪他们在很多大人脸上都看到过,但却没有任何人站出来挑明。

这种暧昧的态度有时候让他们觉得惶惑。既然自己都不相信,为什么还要遵循刻板的祭祀规章?既然自己都觉得无用的话,为什么不肯寻找一个更有力的寄托?况且这流月城中病痛蔓延,终年冰雪,早就已经被神明遗忘。

“如此……如若逆其道而行之,或许能救出小曦。”一直一言不发的瞳突然开口道。

沧溟一惊,继而眉峰一拧:“不妥。”

“一旦事成,他们也无法否认。”瞳没有因为她的否定而停顿,“就不知你们……敢是不敢?”

沧溟傲然扬眉哼了一声:“谁不敢?”

“你们别打哑谜好吗?!”沈夜在这类事情上一贯比他们慢半拍,他虽然羞于承认但是事关小曦只好厚着脸皮出声。

沧溟似笑非笑地看了眼差点就要跳脚的沈夜:“不过从少城主的立场来说这样……”

瞳薄唇一抿,拉出了一个极淡的微笑。

“你们真的在乎过吗?”

沈夜瞬间从他这内敛嘲讽的笑容里看懂了瞳的计划。

 

***

TBC

 

 

 

© 弋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