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风

论文狗→工作狗转型中。
STK型点赞狂魔。基本不推荐。爪机偶尔手滑TAT
不抽风不说话抽风说胡话。有事随便戳。
正经想说的都在文里。
爱好太杂,为了不扰民主博客主要放一些突然冒出来的灵感碎片【碎语】。其他有一定设定体系的请抬头看顶上的子博客。【其实是这货当时没学会按标签分类……

“异世录”:写的原创文。
“德斯波特”:每日三题练手,结果变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系列。随手挖坑,随手撒土。

“同人堆积”:写的同人。目前有一点古剑奇谭一二的文和图。全职的图等有空(画得太挫……)

“企划堆积”:参加的企划的图文。目前主要是参加的历届Pixiv Fantasia的人设、彩图、短漫和音乐。

光影 [古剑奇谭二·瞳中心]-(3) 少年意气(下)

+偏瞳视角————等等好像这半章偏沧溟了?

+上半章说卡的地方…………因为期末就……一直没突破。但是假期看了不少文我觉得我得重新去刷几遍原著才行了,否则容易踩着别人的脑洞和思路走_(:з」∠)_但是这个小短篇的结局是早就想好了的所以先挤出来找找手感?

+初七七七七七七七超级帅啊啊啊啊啊啊!!!!【霜刃初开综合征还没过】

+谢谢居然有人喜欢这暗搓搓的文QUQ

+私设觉得,四人组中似乎只有沈夜是真正的少年心气啊……虽然在雨夜之后也断绝了。

……………………………………………………正文分割线……………………………………………………

那天夜里,主神殿一层的神农像突然活了过来。祭司们愕然地看着那巨大的石像缓慢地抬步走上沉思之间,伸手接出大祭司的女儿置于肩上,然后才缓缓恢复了静默。

城主和大祭司很快获知消息前来,然而他们也无法做出任何举动。就算是只是石像,那也是神农神上的化身。凭着对灵力波动的判别他们对真相早已心知肚明,但最终也只能朝神像俯身拜下,称颂神上的宽大与仁慈。

小曦被大祭司亲自从神像肩头接下,她为这与父亲难得的亲近机会而异常欢欣,撒娇搂着父亲的脖子不愿放开。

大祭司对女儿的亲昵视若无睹,喝令她松手向候在阶梯下方的众祭司致意。

【天佑烈山——】

【天佑烈山!福祚绵长!】

洪亮的欢呼响彻的祭坛。在这沉寂得几近死去的城中造出了那么点不似往常的震动。

 

***

作为始作俑者的四人趴在一个便于观察全局的高台角落上。

沧溟右手压制着沈夜的脑袋以防他太过激动一窜头暴露。面对这可算是预期中最好的结果,她却没有任何兴奋的感觉。下面的呼声震动城宇,手下的沈夜也在一刻不消停地挣扎,这一切的热烈明明昭示着久不曾有的朝气,然而她却只感到了空茫。仿佛这不过是一片迷障,雾散之后,仍旧什么都不会剩下。

“不过是骗局。”

瞳的声音清清冷冷地插了进来。

沧溟回神,白发少年已经闲闲地仰面躺倒,头枕着双手,独眼看向苍穹。她抿唇一笑:“你是一点不在意。”

这是他们第一次彻底的胜利。虽然运用了和大人们一样裹挟神意的手段。

“反正迟早都会这么做。”

瞳无所谓地闭上眼。

天意从来高难问,而神意……神上匿迹千年,又何曾顾惜过他们这些残喘的族裔。

“你倒想得明白。”沧溟知他意有所指,语气却还是忍不住有些讥诮。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他瞳自是可以活得潇洒明白,而自己作为少城主,却不得不肩负起族人的希冀。创也好,骗也好,走向的未来。

也许是全然无望的未来。

下面骗人骗己的“仪式”已经结束了。天亮之时,今晚的“神迹”就将会传遍整座城池吧。沧溟一个失神,脱离掌控的沈夜已经欢呼着爬起来向前一跃,运起法术减缓落地的冲击后急急奔向了妹妹。他还全心全意沉浸在计谋得逞的高兴中,也担心父亲再说出什么训斥小曦的话语。华月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

“高兴点,这是我们的胜利。”瞳坐起来确认沈夜平稳落地,然后开始慢条斯理地调整自己的偃甲腿。

“瞳,你说,如果阿夜不用成为大祭司该多好?”沧溟看着下方抱起小曦强作镇定地离开,在无人注意的角落喜滋滋地转了个圈的沈夜,轻叹一声。

“大祭司认为他的性格不合适。也许真的不会是他。”瞳静静地回答,“不过到时你就要辛苦了。”

“呵,那算什么。”沧溟傲然地一扬柳眉,起身大步走下高台:“走了,我们开庆功宴去。”

“是,少城主大人。”瞳淡淡一笑,跟随于后。

***

自然最后庆功宴是在禁闭室里开成的。

瞳的抄写偃甲在一旁工作,他们四个则喝着偷藏的酒与果品,惬意无比。

沧溟看瞳三言两语把沈夜激得满脸通红,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父亲与大祭司虽然责罚他们关禁闭抄戒文,但是眼神中却有着赞许。赞许他们强大精准的灵力,赞许裹挟神意让他们无口可辩的高明,赞许和欣慰着他们终于有了那么点接替重任的可能。

无忧无虑的时光,似乎即将结束了。

 

TBC

图书馆周末闭馆这么早作甚!!!!

 

 

 



 

 

热度(2)

© 弋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