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风

论文狗→工作狗转型中。
STK型点赞狂魔。基本不推荐。爪机偶尔手滑TAT
不抽风不说话抽风说胡话。有事随便戳。
正经想说的都在文里。
爱好太杂,为了不扰民主博客主要放一些突然冒出来的灵感碎片【碎语】。其他有一定设定体系的请抬头看顶上的子博客。【其实是这货当时没学会按标签分类……

“异世录”:写的原创文。
“德斯波特”:每日三题练手,结果变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系列。随手挖坑,随手撒土。

“同人堆积”:写的同人。目前有一点古剑奇谭一二的文和图。全职的图等有空(画得太挫……)

“企划堆积”:参加的企划的图文。目前主要是参加的历届Pixiv Fantasia的人设、彩图、短漫和音乐。

碎语·【呗】

*

“说起来,你们是唱歌的民族啊。”

“……虽然这样说并不恰切,但相比你们来说,算是吧。起码灵魂之河的颂歌是我们每个人从小就要学会的。”

“真幸福。”

“什么?”

“共同的歌,就像是某种纽带,连接着某种可能性。抛却现状和肉身,直达心灵。你想想啊,能够与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的分毫不差地唱出共同旋律,那是何等的安心。”

“安心?那不过是你们太过虚伪,才会想出这么弯弯绕的解读吧。”

“啥?”

“歌,不是开心或者不开心,只要你想唱就可以唱的存在吗?为什么一定要将心意传达给对方才叫幸福呢?我所想的,我所要的,我能够用我自己的声音说出来,这便已经是幸福了。至于听者,那是另外一重缘分。”

“是啊……可惜,能够坦荡的时候,真的太少了。”


**

“说回来,我还没见过你唱歌呢。”

“这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没什么,不过……就连婚礼上你都没有发声,让我不由得猜测你会不会唱得超难听啊哈哈。”

“严格说起来,在婚礼上也没有唱歌确实是我的失礼,但没有办法,不是不唱,是不能唱。”

因为这个。她五指张开压在左胸。因为血,因为那就算不被承认也业已存在虚衔,我不能唱。

“真么严重?难道一开口会成为诅咒么。”

类似的东西吧。她压在胸口的手向上攀援,握住了自己的咽喉,手背上暴起隐隐的经络。一些……只会成为负担的东西。她声音低了下去,像是在喃喃自语。

所以虽然非常失礼,但是我是希望你永远不用听见我唱歌的。


***

因为这血。

所以才有这歌声。

这是枷锁,也是证明,只有“我们”才能唱的歌。


虽然你大概是听不到的了。


再见,兰斯洛特。



(写法突变的碎片)

热度(1)

© 弋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