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风

无意中在存稿箱里翻出了好几年前写的东西。

那时候我虽然得到的不多,但还没开始失去。

虽然对世界一直都是兴趣缺缺的样子,但我还没有绝望。

不如说,从没想过绝望。

就算不曾希冀什么,但总有事情推动着我,有事可做,有目标需要达成,那是一种动态的安定。

我可能尚且不知道我原来也有珍贵的东西。


每个人都是很容易对已经拥有的东西视而不见的。

和它们在一起会开心,而且从未想过失去。

或者说,因为相信它们不会背叛。

只有死亡能将我们分开。


然而不可预料的东西又何止于死亡呢。


交付信任,谁不希望能够得到回馈。然而没有回馈才是最日常的状态,所以渐渐的,就变得不再希冀。

我付出的,就从没打算得到回报。

漫画里那些交托灵魂的悸动,我是什么时候开始遗忘了呢。

我只记得了那个仪式的空壳,因为这空壳就足以让对方满意,那绝对的信任和希冀呢?

它不见了。

它是那样炽热温暖,会给予人强大的力量。

但有多少恰好,恰好我需要,恰好你给予?

太少了。

心怀期待的等待是件多麽需要勇气和毅力的事情。

能够忍受寂寞,而心不死。

我大概是还在等待的,但心早已经枯萎了。

我甚至不能确认那心火是否曾经燃烧过。如果有,那应该足以将一切烧为灰烬。

所以在那到来之前,我会放手。

纵使会承诺就算受伤也想要走近,但那伤口的疼痛,很可能超出了承诺的预期。

那样我捉住了你,你想逃离却无法开口。

将是多么可悲。

因为爱你,不愿意你受伤,所以放手。

不如从未爱过你。


我握住了,就不会放手的。

你愿意来吗。

我没有说出这邀请的勇气。






热度(1)

© 弋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