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风

论文狗→工作狗转型中。
STK型点赞狂魔。基本不推荐。爪机偶尔手滑TAT
不抽风不说话抽风说胡话。有事随便戳。
正经想说的都在文里。
爱好太杂,为了不扰民主博客主要放一些突然冒出来的灵感碎片【碎语】。其他有一定设定体系的请抬头看顶上的子博客。【其实是这货当时没学会按标签分类……

“异世录”:写的原创文。
“德斯波特”:每日三题练手,结果变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系列。随手挖坑,随手撒土。

“同人堆积”:写的同人。目前有一点古剑奇谭一二的文和图。全职的图等有空(画得太挫……)

“企划堆积”:参加的企划的图文。目前主要是参加的历届Pixiv Fantasia的人设、彩图、短漫和音乐。

《写手杂谈向二十题问卷》

来自  @-三千秋- 

感谢您出了这么有趣的题目。

文本取自之前写过的小说。


1.请写下喜欢的颜色


“〖阿拉拜恩·特努哈尔〗?”一个清澈的童声突然撞入了男子耳中,他猛地睁开双眼,法阵的最后一笔也因为他的分神而没有完成。四处搜寻着声音的来源,他心中大为诧异:那是只有他的族人才能正确说出的古语咏辞,难道在这大陆深处的沙漠边缘竟还有同族的存在?!

一抹赤金色跃入了他的眼帘,一个五六岁的女孩走到他身边。她赤金色的长发在风中飞扬,晃眼看去就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女孩带着困惑的表情看着倒在地上的男子和法...

念个旧

把大四画的图翻了出来。

嘤,线条比现在好多了。

那时候大家要不忙着考研要不忙着找工作上课除了保上研的基本没人来期末都是求放过老师也管得松,于是我就成了一个天天去听课其实却在抱着本子画图写文的奇葩……还是准备了彩铅和个小小的洗笔筒颜料碟,正经八百地画着淡墨的奇葩。等颜料干的时候正好拿来狂写笔记两不误啊。

不我真的在听课,一边听课一边记笔记一边画图还可以一边回答问题……一心多用的极致。我除了在高中历史课做数学题物理课改语文作业英语课继续画图之外就再没这么厉害过_(:з」∠)_

把我原来时间冲突没听上的别系的课或者喜欢的老师开的别的课都听了一遍,那段时间无论是听课效率看书速度还是画图的质量都...

【残章】·我此生唯一之王

Longnight


***


——杀了我,小杀手。完成我的夙愿,完成你的誓言。

——不,我……如果我知道……如果我早知道……


***


我是您忠诚的仆人。

只要是您的愿望我都会达成。

无论那是什么。

但是,为什么您对我唯一的愿望却是这个呢?

我知我陷入了誓约的困局,但是这并不是值得您忧心的事情。就算我被困扰致死,您也不应因此而停下前进的脚步。

这是王者的慈悲。

否则,您对我的怜悯会成为我一辈子的罪责。

永远无法忘怀。

王啊。

我此生唯一之王……


***


不祥之人?呵,也沒...

碎语·【神使】

为了图而写的绕得我自己也要死的小片段,现在看来可中二……过两日把图片一起扫上来w

***


“马哈苏德王啊,您的愿望是什么?”

“……真实。不为任何语言、任何表象所蒙蔽的‘世界的真实’。”

美丽的黑发女人闻言怔了怔,继而摇摇头。黑色发丝如同有生命般摩挲着她的肩头,头上的金饰微微碰撞,她湖绿色的眼眸映出了少年失望的面容。

“只有这个我无法给予您,我的王啊,马哈苏德王。”她那百年来不曾有过任何变化的玫瑰般的双唇吐出了从未说过的话语,百年来以那只权杖作为标志的誓约,只有这个她无法完成。

她只是神使,然而就算她是神祇本身,这个回答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是因为……我没有资格吗?”少年低下...

残章·【旅行者】

从另个更加杂乱的Lofter里搬过来的小短文。随意的未来架空设定。以后有感觉再写。

----------------------------------------------------------------------------------------


“哟!”

伴随着这声潇洒至极的吆喝声出现的,是一个纤长矫健的身影。与黑色的宇航服的紧致相对,黑色的长发肆意地在风中飞扬。

“好久不见,特莱因。”

海利笑得还是那样灿烂。

“确实是好久不见了。”我点点头。距离她第一次从天而降已经过去了五十年。她还是那副青春靓丽的样子,而我,已经从一个学徒变成了一个即将退休的首席...

光影 [古剑奇谭二·瞳中心]-(3) 少年意气(下)

+偏瞳视角————等等好像这半章偏沧溟了?

+上半章说卡的地方…………因为期末就……一直没突破。但是假期看了不少文我觉得我得重新去刷几遍原著才行了,否则容易踩着别人的脑洞和思路走_(:з」∠)_但是这个小短篇的结局是早就想好了的所以先挤出来找找手感?

+初七七七七七七七超级帅啊啊啊啊啊啊!!!!【霜刃初开综合征还没过】

+谢谢居然有人喜欢这暗搓搓的文QUQ

+私设觉得,四人组中似乎只有沈夜是真正的少年心气啊……虽然在雨夜之后也断绝了。

……………………………………………………正文分割线……………………………………………………

那天夜里,主神殿一层的神农像突然活了过来。祭司们愕然地看...

光影 [古剑奇谭二·瞳中心]-(3) 少年意气(上)



+正剧向。

+偏瞳视角。

+这两天看帖子有人讨论流月城一众三观不正的问题。从正常的价值判断来说确实如此,但为什么我一开始就偏心于他们了呢……难道是中二病其实还没彻底好?而且关于谢衣,我已经越来越矛盾了。算了吐槽留在之后。

+本来是想写瞳换上偃甲手(私设瞳小时候换了双腿,最近才换的左手),但是卡在另一条引线的布置上了,于是先写一点点他们小时候的故事。大概背景是瞳和沈夜某天因为一些事情和一些情绪(就是上面指的事情了但是还没写完)喝了一夜酒,第二天沧溟和华月来捞人,本来是在训他们老大不小了居然还如此不稳重,然而也无法真正置气,毕竟他们少年时也不是不曾疯狂过。

+沈夜小时候我觉得比瞳和沧...

光影 [古剑奇谭二·瞳中心]-(2) 凝音人偶

+正剧向。

+偏瞳视角。

+沈夜沧溟BG注意。

+其实我一直无法定位沧溟到底是什么性格……先纠结着吧。

+每次开头的吐槽都放一点我想到的疑点吧,免得以后想不起来忘了脑补【不】。正文在分割线后面。其实这都成为伪科学的推理分析了_(:з」∠)_有偏颇请指教。

+沈夜既然认为瞳是“三生有幸”的朋友的话,那为什么不告诉瞳矩木即将枯死的事实?【原文:虽然按理知道这一点的,只有沧溟与你(华月)我二人……】是觉得瞳自己能够猜到吗?是觉得知己知彼如你我有些事情根本不用说出口?还是其实他们之间的关系根本就没有那么亲密?但若如果没那么亲密的话哪来的“三生有幸”?难道是因为无论怎样瞳都能猜透他的心意【沈...

光影 [古剑奇谭二·瞳中心]-(1)

+许久没更新东西了。这个博客貌似还没放个过什么正经八百的同人呢……为了停不下的脑洞豁出去了

+打完古剑二本来一路苏沈夜苏得鼻血横流但是打完后最先开始琢磨的却是瞳这个人?

+各种的推测和脑补注意,而且主观性也许还很强注意。

+因为瞳有很多表面上看来不合理的举动,无论是百年前放谢衣下界的时候的“未来”的言论与和主角四人对打时毫无感情近乎绝望的言论之间的冲突;还是沈夜和瞳之间的朋友关系几乎就没体现出来过;【不知道是为了调整剧情节奏被删掉了还是审通不过所以删掉了,估计删掉得还不少,所以显得流月城一众“都有病”无逻辑】

+各种蛛丝马迹我沿途都有留意,结果越留意就越心疼流月城众人啊。他们的设定应该...

我关注的人

© 弋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