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风

论文狗→工作狗转型中。
STK型点赞狂魔。基本不推荐。爪机偶尔手滑TAT
不抽风不说话抽风说胡话。有事随便戳。
正经想说的都在文里。
爱好太杂,为了不扰民主博客主要放一些突然冒出来的灵感碎片【碎语】。其他有一定设定体系的请抬头看顶上的子博客。【其实是这货当时没学会按标签分类……

“异世录”:写的原创文。
“德斯波特”:每日三题练手,结果变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系列。随手挖坑,随手撒土。

“同人堆积”:写的同人。目前有一点古剑奇谭一二的文和图。全职的图等有空(画得太挫……)

“企划堆积”:参加的企划的图文。目前主要是参加的历届Pixiv Fantasia的人设、彩图、短漫和音乐。

所谓看剧也不能好好放松之《琅琊榜》(随看剧进度更新到4)

抱歉因为度盘不给力总是冲不出来,我看的进度可能会非常慢,比如死活刷不出来的第七集……

唔,然后,我,我爬了POI……这个就……就有空再填吧(。)


大家好前两天和胖友聊天时无意中说自己想要放松就只有躺在床上头脑放空好好睡一觉。胖友说看剧啊看综艺,我说我看那些东西的时候脑就没停过,无论是分析或者脑洞或者其他七零八碎。

总之会心很累(。

胖友不明觉厉,我反思了一下,不如当个吐槽贴写出来。一方面方便我看到后来打自己脸,一方面也磨砺一下明显已经钝掉的触觉。很多很棒的灵感都会在瞬间闪现,然而如果没有练就一只敏捷的手去捕捉,它们逝去之后再不回来。需要坚持不懈的锻炼。

之前补汉尼拔的时候有很多火...

影言·【see】

Kill him when his body is still warm. 
Taste him when the death yet come.  


我总是能看见他在他死去的地方对我笑。 

自从我杀了他之后。 

只要我踏入这个房间,他总是在那里。 

see? 

他问,声嘶力竭,脸上带着喜悦的笑容。 

see? 

嘈杂无比。 

然而他已经死去了,我无法让他闭嘴。 

于是只有不看他。 

然而房间里所有的角度都无法逃离他的视野...

影言·【Y】 II

***


我知道今天将死去。

然而有些话无论如何也想传递给他,有些事情必须要告诉他。

如果你恨我的话,那么就在今天让这一切的恨意终结吧。

用我的死亡。


***


我只是不甘心。

为什么你的心明明可以装下那么多的人,却装不下我。

是不是杀掉所有人,你才会看着我?

其他的一切都好,只有站在世界顶端这点,我无法为了你而拒绝。

其实只有这一点而已。

其他任何时候,我都可以做一个如你所愿的乖弟弟。

你为什么就是不懂呢。

哥哥。

所以,

为了能够得到你的注目,我只有越过你的底限。


今回也是。

世间我唯一会为他做抗毒血清的人已经死了,所以这里只是一个空壳。

但...

影言·【Y】I

那个人,和我拥有一样的脸。

一样的力量。

一样的才能。

但是因为我拒绝效力,所以我成了实验体,而他成为了主管人。

我们是从未见过的亲兄弟。


我不愿怪他,是他的过往让他成为了那样偏激的样子。我也无法成全他,因为我无论如何也不会与他们合作。

我对他无话可说。

然而他有时候会到关我的监狱来,屏退所有人,坐在最远的角落里默默看着我。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只能静静和他对视,或者,看着别处发呆。

从始至终他的目光从未离开我身上。

他看我的眼神,热切而又寂寞。

有一次我甚至发现他在哭。

然而我又能说什么呢。

无法完成他意愿的我,没有让他不要哭泣的资格。

完全无法懂得他的...

让我发个疯(。


好片子就是好片子管他几几年的。

伊藤的演技啊……

静和凛啊……

我要死了……


碎语·【伪神】

——我需要一个小时独处。


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都会照做。

虽然这很傲慢,而且会让很多人不悦,但他们不会有任何异议。

因为一个小时后我会给他们想要的结果。


他们觉得我近似一个奇怪的神。


其实不是的。

我是再庸常不过的一介凡人,只是思考的波长正好对上了罪犯的节奏。

这让我拥有了小小的特权。

然而我也异常谨慎地不敢滥用。

因为我并不是每次都能轻松如愿,那时我只能痛苦的挣扎,尽力思索以期达到一个不那么糟糕的境地。

神话一旦打破就再也无法重塑。

不知是不是出于我的私心,我宁可怀抱着那神话消亡。


责任么,成就感么,驱使着我的到底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


碎语·【游戏】

哦我对你们那些义务责任荣誉之类的统统不感冒。

我只知道,你们这有最有趣的玩具。

啊抱歉,说玩具有点不恰当。

你们这,有我渴望挑战的谜题,我相信它一定能让我获得足够的乐趣。


——可是,亲爱的先生,您可要想好了,这将要付出的代价是“一生”。


一生?那又如何。如果我不能去解开它的话,这样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哈,能将自己的爱好和事业结合在一起,您真是个幸运的家伙。愿您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


永远不。


(欢迎来到,这个以世界为棋盘的“游戏”)

碎语·【伪善者与野兽】

有一种人,不要逼迫他。

平日里他规矩平和,然而一旦被逼入绝路,却能够毫无障碍地打破一切。

那种破坏甚至不是为了他自己。

那不是反击,那是对另一种规则的迅速适应。

平日里的遵守是对“人”的敬意。

他其实从不曾畏惧过。

另一种规则,是顺应体内野兽的咆哮。

只要不曾忘却,每个人其实自然而然都懂得。


什么叫虚张声势?

就是,叫得越响的兽类,往往内心越怯懦,或者实力越渺小。

狮子在捕猎前总是不声不响的。

当然,群聚也是动物性的表现。

然而与那群需要同伙才能大胆释放兽性的懦夫相比,他一个人的战争就显得尤为超脱而惊悚。

不是为了自我的情绪,不是为了所谓的“兽性”,也不是为了既往...

碎语·【高塔】

每到那一日,具体来说是那天夜晚。她都会端着狙击枪默默地呆在高塔上。

看着人们各种各样的丑态,她觉得太过喧嚣的,就会让它归于寂静;太过惊世骇俗的,会录下来。

她将这称之为“观察人类”。

她不甘于沉寂。

然而她也知道自己什么都改变不了,因为她还不够强。

这是每个人都可以尽情宣泄的夜晚。

她只能用自己手中有限的暴力,在规则内划出自己的底线。


“神狩的高塔”。

人们这样称呼她的据点,每年也有相当多的挑战者,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人生还。


——我没有什么大的道义,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理想。只是在我触手可及的范围里,让它更符合我的意愿而已。

——你想要英雄的话,去找别人吧。我...

一个时间,一个事件,一个规则,不同人的不同态度与演绎。

经典的叙述视角与叙事节奏。可以展现广阔的社会背景及复杂人性。

然后呢?

运用这个节奏可以让观众主动带入,但这同时也是一种偷懒和平庸。如果没有什么新的惊喜的话,就只是一部让人看过就忘的作品而已。

不要让猜测框架与对比微调成为我可悲的乐趣。

剧情也好,结局也好。

来吧,surprise me !


碎语·【烽火】

每天的任务就是守护柴堆。防止潮湿和虫蛀。保持火油。直到有一天我看到点燃它的命令。

这种感觉很奇妙。

因为之前尽心尽力守护的东西,是为了有一日在你眼中消失得一干二净。

然而我和我的父辈们等了上百年,也没有等到一个这样的命令。

是因为一切和平吗?

还是,古老的盟约已经被遗忘。

或者背弃?

但是,你们说我迂腐也好顽固也好。既然我从我父亲手中接过了这把剑,我就得守护我的职责直到最后。

就算。

就算我的儿子都已离我而去。后继无人。

——致罗翰与刚铎

Mein lieber Dr.Tenma
Sehen Sie mich! 
Sehen Sie mich! 
DasMonstrum in meinem
Selbst ist so groß 
geworden! 
天马医师。 
看看我! 
看看我! 
我身体里的怪物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Hilfe! 
Das Monstrum in mir wird explodieren! 
救救我! 
我身体里的怪物已经快爆炸了!

------------------------------------...

——我答应你,谁叫你是个让人无法拒绝的家伙。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家族南下的男人,最后一个也没有回来。但是我也知道,你一定会来的。谢谢,我的兄弟。


以力量聚集而成的复制品,死后也会还原为力量吧?然后消失得干干净净。

所以最后,墓中只会剩下陪伴我的你一人的身影。

我只是忠心地忠于我的君主,无论他的要求是什么。我只能对一面忠诚,如果要忠诚地面对两面的话,我的心终有一日会碎裂开吧。

有坚定信仰的灵魂才会坚强。哪怕它坚定的基石其实是欺骗。

而欺骗,不过是注定了我命运的悲剧而已。

与其他无关。

我关注的人

© 弋风 | Powered by LOFTER